>全部分類>臉紅紅>言情小說>臉紅現代 > 商品詳情 【經典推薦】竹馬是暴君
【3.4折】【經典推薦】竹馬是暴君

安筠長到二十多歲,第一次明白什麼叫引狼入室。 這些年,她一心想找個合適的老公人選, 不知相了多少次親,就為了找個男人結婚。 只是,每個她看對眼的男人,全都對她不來電, 她都不惜主動倒追了,對方還嫌棄地避不見面。 安筠自認是中等美女,要身材有身材,要臉蛋有臉蛋, 才發現,原來她養了頭白眼狼,打小就對她有二心, 將她給圈在他的地盤養著。那些她看上眼的男人, 原來都是教他給趕跑的,氣得她決定跟他老死不相往來。 可惜,江希辰這人可不是吃素的,他看上的女人不多, 就安筠這麼一個,他都守株待兔這麼多年了, 她想逃,他哪裡肯放手,肯定逮回家繼續豢養再說!

會員價:
NT$653.4折 會 員 價 NT$65 市 場 價 NT$190
市 場 價:
NT$190
作者:
桔子
出版日期:
2016/10/21
分級制:
限制級
促銷活動
  • 評分:

  • 購買次數: 點擊次數:
  • 評價:

    0

相關商品
賭婚《線上閱讀》
NT$0
銷量:0
硬派老公輕一點
NT$73
銷量:28
嫁個強勢老公
NT$73
銷量:28
青梅很撓心~家家酒之四
NT$73
銷量:28
恰恰小蠻妻
NT$73
銷量:50
離婚後再愛
NT$73
銷量:37
房事躲不過
NT$73
銷量:31
秘書老婆
NT$73
銷量:19
婚後的冷戰
NT$73
銷量:16
離婚前,妳歸我管
NT$73
銷量:32
放手,我不嫁
NT$73
銷量:29
親愛的床上見
NT$73
銷量:38
不當負心漢~怨夫之一
NT$73
銷量:44
購買此者還購買
夜夜難寐
NT$73
銷量:321
婚後千千夜
NT$73
銷量:390
一夜換一婚
NT$73
銷量:296
一百零一夜
NT$73
銷量:292
夜劫
NT$73
銷量:281
半夜哄妻
NT$73
銷量:251
【經典推薦】十年一夜
NT$65
銷量:250
可惜了初夜
NT$73
銷量:234
皇商家的嬌妾
NT$73
銷量:231
離婚有點難
NT$73
銷量:240

小女人很刁蠻,挑逗時的嬉戲,滿是甜言蜜語;
大男人很狂傲,馴服時的手段,盡是酸甜苦辣。


安筠長到二十多歲,第一次明白什麼叫引狼入室。
這些年,她一心想找個合適的老公人選,
不知相了多少次親,就為了找個男人結婚。
只是,每個她看對眼的男人,全都對她不來電,
她都不惜主動倒追了,對方還嫌棄地避不見面。
安筠自認是中等美女,要身材有身材,要臉蛋有臉蛋,
才發現,原來她養了頭白眼狼,打小就對她有二心,
將她給圈在他的地盤養著。那些她看上眼的男人,
原來都是教他給趕跑的,氣得她決定跟他老死不相往來。
可惜,江希辰這人可不是吃素的,他看上的女人不多,
就安筠這麼一個,他都守株待兔這麼多年了,
她想逃,他哪裡肯放手,肯定逮回家繼續豢養再說!


精彩章節搶先閱讀

 


  第一章

  安筠略有點拘束地坐在柔軟的椅子上,忐忑不安地看著對面的男人。這是她第二十九位相親對象了。
  「聽說安小姐目前在一家雜誌社上班嗎?」季東是個溫文爾雅的大學老師,舉止優雅,看起來很是合安筠的口味。
  「是啊。」安筠紅著臉點頭。
  「雜誌社的工作很辛苦了,沒想到安小姐看起來嬌嬌弱弱的,原來這麼厲害。」
  「呵呵……」安筠傻笑。
  安筠不是一名多麼漂亮的女子,只算得上清秀,但是朋友都說她身上有一股恬淡的氣質,讓人總是不由自主地靜下心來了,待在她身邊很舒服。
  她氣質都這麼好了,但之前的二十八位相親對象卻都在與她共進晚餐之後,就再也沒有了下文。有幾次安筠遇到很滿意的男子,還曾經主動放下身段邀約,可是也不知道她身上到底是有什麼病毒,那些人一聽說是她,絕對立刻掛電話。
  拜託,明明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挺相談甚歡的啊,變臉要不要這麼快?這一次她一定要加油、努力!
  「不知道安小姐平時有什麼愛好?」季東微微抬眼,打量著安筠。
  「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。」安筠羞澀地低頭,「我比較宅,喜歡下廚做飯,平時不太出門。」
  「那妳的廚藝一定很好了?」
  「還、還行……」
  安筠的側顏看起來特別美好,季東看在眼裡、記在心裡。原本對這次的相親很抗拒,要不是家裡爸媽逼迫他,他才不想來。這年頭的相親對象哪裡有什麼好貨色?不過現在看起來,這名女子似乎還不錯。
  正說著,安筠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了。她一聽到來電鈴聲表情就立刻變了,手忙腳亂地掏出手機接起電話,「喂?」
  「喂,安姐嗎?」電話那頭很吵,對方簡直是撕扯著嗓子在吼叫了,可是安筠還是聽得不甚清楚,「希辰和人打起來了,我現在攔不住他了,妳快過來啊,我們現在在酒吧。」
  這還得了,安筠猛地起身,眼角餘光瞄到一臉詫異的季東,她一邊收拾包包一邊開口,「不好意思季先生,我現在有點急事要先走了,我們下次再約吧。」
  「妳要去哪裡,我送你。」季東連忙起身問道。
  「不用不用。」安筠從錢包裡拿出百元大鈔壓在咖啡杯下面,算是付自己那部分的費用,「真的是很抱歉,我實在來不及了,再見。」說完,她如一陣風一般消失在了季東眼中。
  季東目瞪口呆地看著咖啡杯下面的大鈔,再抬頭已不見安筠的影子。
  安筠一出咖啡館就叫計程車直奔酒吧,好在現在已經過了塞車高峰期。安筠坐在車上平復急促的心跳時才想起自己還沒吃晚餐。本來想著喝完咖啡,要是相親對象合眼就一起吃晚餐,不合眼就閃人的。現在看來,還是留到下次吧,安筠對季東的印象著實不壞。
  計程車很快就到達了酒吧,安筠剛剛下車,已經候在酒吧門口多時的西子就迎上來了,他臉上的表情就跟看到了天神降臨似的,「安姐妳可算來了嗚嗚……妳再不來,希辰非得把我這小酒吧拆了。」
  「到底怎麼回事?」安筠將包包斜背在身上,跟著西子一起走進酒吧。
  「還不是有幾個不長眼的,希辰本來一個人喝酒喝得好好的,偏要上去搭訕,被拒絕就算了,居然還拉不下臉來,非得讓希辰陪他們喝酒,那幾個女的還帶了好幾個哥們,雙方一個不合就打起來了。妳也知道希辰的個性,生平最煩有女人接近他了。」西子無奈地說。他覺得自己怎麼這麼命苦,江希辰這個性也太難伺候了。
  一進酒吧,迎面而來的就是五顏六色的燈光,安筠瞇著眼睛環視了酒吧一圈,看到了江希辰,他正面無表情地舉著拳頭,一拳一拳地揍身下的一名壯漢,周圍圍了不少人,但是無一敢接近他。
  安筠深吸一口氣,上前越過擁擠的人群,拉住江希辰的手臂。
  江希辰回頭,臉上還帶著暴戾的氣息,視線落在安筠臉上。瞬間,春暖花開了。
  「姐,妳怎麼來了?」江希辰像甩棉花似的將那名壯漢甩開。西子眼尖,連忙讓人把壯漢抬走,也不敢上去壞江希辰的好事,識趣地將周圍看熱鬧的人群驅離了。
  「還不是因為你啊。」安筠有點無奈,伸手將江希辰上上下下摸了一遍,「沒受傷吧?」
  「有。」江希辰癟嘴,指著自己的嘴角,「看,我破相了。」
  「沒關係,我們家希辰永遠都是那麼好看。」見江希辰只有嘴角破了點皮,安筠這才放下心來,拉著江希辰就往酒吧外面走。江希辰也不反抗,乖乖跟在安筠身後。他比安筠高了一顆頭,但是這個時候看起來卻特別像一隻乖巧的薩摩耶犬。
  「西子,我沒看錯吧?」有酒吧的熟客湊上來,「是希辰,那個最陰晴不定的江希辰耶,他居然乖乖跟在一個女人的身後,我是不是眼花了?」
  「這就不懂了吧?」西子拍拍那人的肩,「安姐可是希辰的命,反正有任何關於希辰的搞不定的事情,請安姐出馬絕對沒有問題。」
  「他們到底啥關係啊?」
  「我哪裡知道啊,可能是姐弟吧。」西子有點猶豫,「安姐比我們要大三歲呢,從小照顧希辰到大的。」
  「原來如此啊。」

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走出酒吧,沒有震耳欲聾的音樂聲,四周突然全部安靜下來了。
  安筠鬆開牽著江希辰的手,本想好好說他兩句,但是在看到江希辰無辜的眼睛後又柔軟了心腸,任由江希辰像個無尾熊一樣黏上來。他緊緊牽著安筠的手,「姐,我知道錯了……」
  「別,你每次都只會說這一句。」安筠沒好氣地說:「你馬上就是要大學畢業了,馬上就要進入社會了,性子還這麼火爆怎麼行?」
  「誰說我性子火爆了?」江希辰睜著眼睛說瞎話,「每次都是別人先來惹我的,姐妳又不是不知道我,我哪裡是喜歡招惹別人的性子,可是那些人就是很討厭,我都明確拒絕了,他們還硬是要纏上來。」
  安筠看著江希辰有點委屈的表情,也是有點遲疑。
  自家弟弟向來在她面前都很聽話、乖巧的,也從來不惹是生非。不過有時候男孩子長相太出色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,永遠都有成堆的狂蜂浪蝶追著他。
  「好啦,我沒怪你啦。」安筠放柔了聲音,「只是你自己也要偶爾克制一下嘛,那些人你要是不想理,就走開就是了。對了,你今天不在學校,怎麼跑來西子的酒吧了?」
  江希辰笑咪咪地說:「西子讓我來玩啊。他說有我在,生意會好很多。」
  「太過分了,怎麼能利用你的美色給他招攬生意?」安筠氣呼呼地說:「以後別聽西子的,你馬上就要畢業了,要收心好好找工作了,前陣子不是有招聘會嗎,你去了沒?」
  「去了,有份工作挺合適的,但是那人事部的主管是一個大媽,一直色瞇瞇地看著我。」江希辰皺眉,「我又不是賣臉的。」
  「沒事沒事,我們慢慢來,要是你實在找不到好工作,就先來我們雜誌社實習一段時間好了。」安筠也算是雜誌社的資深員工了,介紹一個實習生去還是沒什麼問題的。
  「好啊,那到時候姐姐一定要收留我哦。」江希辰眨眼。
  「一定沒問題。」安筠伸手招了計程車,「走吧,我先送你回學校。」
  「不要啦,明天是週六耶,我去姐姐家裡去住好不好?」江希辰道:「好久沒吃姐姐做的菜了,有點想念了耶。」
  「也好。」安筠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錶,「你吃晚餐了沒?」
  「還沒。」江希辰搖頭。
  「那我們先去吃晚餐。」
  計程車在兩人面前停下,江希辰幫安筠打開車門,隨即他也坐了進去。安筠接著說,「想吃什麼?」
  「我想吃義大利麵。」江希辰將頭靠在安筠的肩上,密閉的空間裡,他身上隱隱有酒味傳來,「姐,我有點暈。」
  「你到底喝了多少啊。」安筠摸摸江希辰的額頭,「我們買食材回去吧,我做飯,你也好休息。」
  「好。」江希辰咕噥一句,額頭在安筠的脖子間摩擦幾下,安心地閉上了眼睛,像個單純的小孩子一般。
  安筠的手被江希辰緊緊握著,根本掙脫不了。
  江希辰和安筠,兩人是青梅竹馬。安筠比江希辰大三歲,江希辰的爸媽因為工作繁忙,常年不在江希辰身邊,剛好又和安筠的爸媽交情很好,於是很多時候,便拜託安爸、安媽照顧江希辰。安筠也當仁不讓地肩負起做姐姐的責任。
  江希辰從小就只聽安筠一個人的話,她一句話,比別人一百句都管用。於是很多時候,江希辰遇到什麼事情,都是找安筠出馬。這麼多年,安筠早就已經習慣跟在江希辰身後幫他收拾爛攤子了。
  而對於江希辰的那群哥們來說,安筠簡直就是天使一樣的存在啊,只要有安筠在的時候,大魔王江希辰瞬間就變成小綿羊了。
  依江希辰的酒量,那幾瓶酒還不夠他熱身。可是待在安筠身邊的感覺實在太好,他靠在安筠肩上,呼吸間都是安筠身上淡淡的香氣,不知不覺身子就熱起來了。

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安筠、江希辰兩人在超市買了食材,到家時安筠把包包放下就進了廚房。江希辰躺在沙發上將電視打開,伸手取了桌上的一顆橘子剝著,完全把這當成了自己家。
  安筠的手機響起來的時候,江希辰正好將橘子剝好,自安筠的包包裡拿了手機,江希辰瞄了一眼來電顯示,不認識的,他的眉頭立刻就皺起來了。
  「希辰,幫我把手機拿進來。」安筠在廚房裡大聲說道。
  江希辰拿著手機舉步朝廚房走去,見安筠在忙,他將手機接通,放在安筠的耳邊。
  「喂?」
  安筠的聲音軟軟的,聽得江希辰心裡一陣舒坦。但是很快,他的心裡就舒坦不起來了。
  「你的事情解決了嗎?」季東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,優雅而紳士。
  江希辰的臉色頓時就變了,可惜安筠正低著頭剝蝦,全然沒有發現江希辰的臉部變化。她繼續說:「嗯,沒什麼大事了,今天實在是不好意思。」
  「安筠,這裡,這隻蝦的腸泥沒有剝乾淨。」江希辰突然開口,嗓音低沉悅耳。
  「哪裡?哦,沒看到。」安筠不疑有他,沒有注意到手機的另一頭有一瞬間的靜默。
  「嗯,妳在忙?」季東試探性地問。
  「不算,我在做晚餐呢,我和我弟弟都還沒吃晚餐,他餓壞了。」安筠笑咪咪地說道,還順手點了一下江希辰高挺的鼻粱。
  「這樣啊。」原來是弟弟。季東放心了,「那妳先忙吧,我們下次再約好嗎?」
  「好。」安筠應聲。
  掛了電話,江希辰將電話隨手放在褲子的口袋裡,剝了一瓣橘子餵進安筠的嘴裡,「姐,那個季東是誰啊?」
  「啊,對了,我還沒跟你說這件事呢。」安筠被江希辰這麼一問才想起這件事,「這是我最新的相親對象,是個大學老師,長得文質彬彬的,還挺不錯的。要不是你突然出事了,估計我這會還在他和共進晚餐呢。」
  「看來姐是很失望我壞了妳的好事?」江希辰沮喪地垂眸。
  「哪有啊,他哪裡有我們家親愛的弟弟重要,對吧。」安筠眨眼,「所以我不是立刻就拋棄他來找你了嗎,不過你也知道老姐我的情路坎坷,這麼大了還一次戀愛都沒談過。這次這個男的我對他的印象不錯,打算交往看看。」
  「姐,妳不要談戀愛啦,我養妳一輩子。」江希辰開口,語氣似真似假。
  「那怎麼行,以後你也是要找老婆的,難道要我夾在你和你老婆中間當電燈泡啊?」安筠一邊吃著江希辰遞過來的橘子一邊說道:「那你到時候就會很討厭我了。」
  「我怎麼可能會討厭姐姐。」江希辰連忙開口。
  「好啦、好啦,跟你開玩笑的。」安筠好笑地搖頭,「快出去,廚房裡油煙大著呢。」
  江希辰張嘴還想說什麼,就已經被安筠推出了廚房,他低頭從口袋裡掏出安筠的手機,解鎖,看到了季東的號碼,掃了一眼,默默將電話號碼記下來。他面無表情地將安筠的手機放在桌子上,繼續若無其事地去看電視了。
  安筠的廚藝很好,江希辰吃得很滿足,吃完也自覺地去洗碗。安筠拿了水果,打算做水果沙拉。
  「希辰,想吃什麼水果?」安筠問道。
  「嗯……哈密瓜吧。」江希辰思索片刻後回答。
  「好。」安筠點頭,將半顆哈密瓜去皮切好,淋上沙拉醬。
  手機響了一下,是簡訊的聲音。安筠去拿手機看了一眼,笑著對江希辰說道:「季東約我週日出去吃飯呢。」
  「去哪裡吃啊?」江希辰探過頭在安筠的手機上瞄了一眼,「天悅飯店?好小氣。」
  「小氣什麼啊。」安筠覺得好笑,「這可是四星級的耶。」
  「四星級算什麼,姐姐妳要是願意,我帶妳去吃更好的。」
  「知道你家有錢,就不要讓我眼紅了嘛,傻孩子。」安筠回了簡訊,塞了一塊哈密瓜給江希辰,「我先去洗澡了,今天有點累,我洗完就去睡覺了。水果沙拉我放在桌子上了,待會你自己拿來吃,晚安。」
  江希辰將頭湊近安筠,微微閉著眼。
  安筠好笑地在他額頭親了一下。
  這是例行的晚安吻,江希辰小時候睡不著,非得要安筠親一下才肯乖乖睡覺,「晚安,希辰。」
  「晚安,姐姐。」江希辰回吻了安筠一下。看著安筠轉身回了房間,臉上柔和的表情瞬間消失。
  季東是嗎?看來有必要好好查一下這個人了。

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深夜,萬籟俱寂。安筠辛苦工作了一週,剛躺上床就睡死了,她是屬於睡得很沉的那種人,不會輕易被吵醒。
  安筠的房間門被無聲地推開,江希辰赤裸著上半身,僅在腰間圍了一條浴巾,靜默地走到安筠的床邊,藉著微弱的月光端詳著安筠安寧的睡顏,她睡著時總是很安寧。
  江希辰在安筠的床邊坐下,緩緩俯身,呼吸都噴灑在安筠的臉上,她沒有任何知覺,兀自沉睡著。江希辰注視了她很久,一雙漆黑的眼睛幾乎與黑夜融為一體。
  安筠睡得香甜,不自覺地轉動了一下身子,唇距離江希辰幾乎不到一公分,淺淺的呼吸與江希辰的呼吸交纏。
  江希辰在心裡暗自克制著,但是沒有用,他克制不住自己的慾望,一隻手探進被子裡,溫熱的指尖觸碰到安筠的身子,他的指尖抖了一下,隨即解開了安筠睡衣的釦子。
  這時正是秋天,空氣中雖微微的寒意,安筠的身子緩緩袒露在江希辰面前,還未來得及接觸到冷空氣,就被江希辰緊密地抱在懷裡,用他溫暖的身軀帶給安筠溫暖。
  他的指尖不受控制地爬上安筠小小的山峰,掌心下的柔軟讓江希辰的呼吸加重。他壓抑地吐出一口濁氣,仰頭,吻上安筠的唇,舌尖試探性地伸出,繾綣地吮吸著,隨後輕輕撬開安筠的牙齒,舌尖進入到她的口腔。裡面都是香香的草莓氣息,安筠向來偏愛草莓味的牙膏,因為這個原因,江希辰很喜歡吃草莓。
  吻逐漸加深,他有點不滿足地輕輕咬了安筠一下,換來安筠下意識的顫抖。江希辰的唇稍稍離開她的唇,逐漸向下蔓延,從脖頸、鎖骨、光滑的香肩,再到柔軟的胸脯。
  他一手輕輕揉捏著,就像是在對待最珍愛的寶貝一般,舌尖在那顆小小的紅豆上來回吮吸著,像是著了迷,不知疲倦,彷彿要將一切都吞進腹中。
  「嗯……」安筠的口中發出一聲小小的低吟。
  江希辰喘著粗氣抬起身子,指尖順著安筠的身體往下滑。
 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她的身子,就算是她自己也不可能。果然,越過那片薄薄的布料,江希辰的指尖所觸及的是一片溼滑。
  他的喉嚨乾渴地上下滾動,江希辰看著展現在自己面前毫無遮掩的身軀,指尖輕輕打著轉,在安筠的花瓣間挑逗,換來更多的蜜液。
  他終於忍不住了,一把將她身上最後一塊布料脫下,俯身湊近安筠小小的蜜洞,那裡正吐露出晶瑩的液體,是讓他上癮的液體。
  江希辰將舌尖探出,先是淺淺地舔了一下,隨即像是發瘋了一般吮吸了上去,將所有蜜液吞進肚子裡,但舌尖還不滿足地探進小小的洞口,想要勾出更多的瓊漿玉液,想填滿他根本不能滿足的心。
  沉睡中的安筠受不住這樣的快感,頭不斷擺動著,似乎就要醒來。江希辰最後狠狠地吸了一下,舌尖用力舔過那顆珍珠,安筠低吟一聲,高潮了。
  江希辰將所有的蜜液吸進肚子裡,起身,抓起安筠的手放在自己的炙熱上,她柔軟的掌心一貼上來,江希辰就覺得自己似乎要受不了。
  「姐、姐姐……」江希辰低低呼喚著,握著安筠的手不斷上下移動。不知過了多久,他舒了長長的呼吸,洩了。
  伸手取過床頭櫃上的紙巾,江希辰將自己和安筠的身子清理乾淨,重新幫她穿上睡衣,將被子蓋好,怕她著涼。
  身體還殘留著高潮後的餘韻,江希辰的舌尖還帶著安筠身上的味道,他回味一般地瞇起眼,在安筠的唇上輕輕吻了一下,「姐,晚安,祝好夢。」
  江希辰的眼睛無意間瞄過她的手機,他的神色瞬間變得冰冷,隨即又變得柔和,口中喃喃自語,「妳是我的,我怎麼能讓妳被別人搶走……那些人實在是該死。」
  安筠突然不安地動了一下,江希辰很快回神,再次幫安筠拉了一下被角,這才走出房間拿起手機撥通了電話。
  「喂,幫我查一個人。」
  「老大,你知不知道現在是幾點啊。」電話那頭的人哀號著。
  「別廢話。」江希辰壓低了嗓音,聲音冰冷,「他叫季東,電話號碼是……明天早上,我要知道他的全部資料。」
  「又是安姐的相親對象啊?」
  江希辰默不作聲,直接掛了電話。赤裸的身上還有細細的汗珠,他將腰間的浴巾解開,再次走進了浴室,打算沐浴之後再睡覺。
  他絕對不會容許他和安筠之間的關係出現任何異常狀況,好在他馬上就要畢業了,這樣的情況,不會持續太久了。

  第二章

  第二日醒來時,安筠簡直要懷疑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熬夜了一整晚,不然為什麼會這麼累,簡直不科學。她嘆一聲氣,從床上坐起身子,看著陽光透過淺色系的窗簾從縫隙中照耀進來,瞇著眼睛發了一會呆,她活動了一下手腕,覺得手腕的部分怎麼這麼痠呢?
  安筠掀開被子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子,和昨天晚上沒啥區別啊,難道是這一週太忙了,所以身子終於受不住,開始抗議了?她打了個呵欠起身,打開房間門,看到江希辰已經坐在沙發上,手裡握著遊戲手把正在玩電動。
  聽到開門的聲音,江希辰回頭,臉上綻放出笑容,「姐妳醒來了,好難得妳居然睡懶覺了耶。」
  安筠的作息一向正常,只要是不加班的日子,必定是十點睡覺、七點起床,但是現在已經九點多了。
  江希辰想起自己昨晚做的壞事,有點心虛,不敢直視安筠的眼睛,不過安筠完全沒有發現江希辰的異常。她的視線隨意地掃過飯桌,「你去買了包子啊?」
  「是啊,還有豆漿,還熱著呢,快點吃吧。」江希辰放下手中的遊戲手把起身,看著安筠亂糟糟的頭髮好笑地說:「姐,我早就跟妳說過了妳的頭髮不適合燙捲髮啦,看吧,現在都變成狗窩了。」
  「要你管。」安筠瞪了江希辰一眼,「幫我把包子放進微波爐裡熱一下,我先去洗漱。」
  「哦。」江希辰聽話地端起放在桌子上的包子。
  初秋的早晨,安筠用冷水洗了臉,她頓時一個激靈,清醒了。才拿了牙刷正打算刷牙,一抬頭,就從鏡子裡看到江希辰雙手環胸倚靠著門框,眼神有些意味深長地看著她。
  「幹嘛?」安筠狐疑地問了一句,邊將牙膏擠在牙刷上,邊伸手拿杯子接了水。
  「不幹嘛啊,就是……想看看妳。」江希辰摸著下巴溫柔地說:「感覺好久沒看到姐起床時候的樣子了。」
  「沒辦法啊,你現在也大了,一般都是在學校住宿嘛。」其實真要說,也不是特別久,畢竟江希辰一個月至少會在這裡留宿一次,只是相較以前兩人朝夕相處的情形,確實少了很多機會,「等以後你娶了老婆,機會就更少啦,所以千萬不要覺得我這個樣子醜,以後你想見都沒機會了。」
  江希辰因為安筠的話微微皺眉,「我以後的老婆就是妳。」
  安筠含著牙膏,嘴裡滿滿都是泡沫,聽見江希辰的話,笑瞇了眼睛,「是是是,這話都說這麼多年了,你還這麼說呢。」
  廚房裡傳來微波爐時間到的聲音,江希辰轉身離開。
  安筠暗自鬆了一口氣,她總覺得希辰這段時間有點怪怪的,明明還是和以前沒什麼區別啊,果然少年心事很難猜呀。
  吃過早餐,安筠正要收拾桌子,就看見江希辰換了一身純白的運動裝從房間裡出來。她詫異地問:「你要出去?」
  江希辰點頭,「嗯,西子他們剛剛打電話來,讓我出去吃飯。」
  「你別老是和他們混,小心被帶壞了。」安筠這話說得理直氣壯,「而且他還妄想你用美色替他招攬客人,簡直太過分了。」安筠對昨晚江希辰說的話還耿耿於懷。
  「沒關係啦。」江希辰彎腰抱抱安筠,懷裡瞬間都是安筠身上淺淺的香氣,「姐妳還不放心我嗎,我自有分寸啦。好了,我要遲到了,晚上我就不回來了,直接去學校囉。」
  「嗯,注意安全,到學校了給我打電話。」安筠點頭。
  「對了,姐,妳明天要去和那什麼季東吃飯吧?」江希辰臨走的時候又回頭,臉上的表情很是單純,「是去天悅飯店吧?我明天也正好要去那一帶,能不能帶上我啊?看妳對他印象這麼好,我都有點好奇了。」
  江希辰的表情很隨意,好像真的只是突然想起這件事了。
  「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啊?」安筠皺眉,有點猶豫,「我才和季東第二次見面,就帶自個的弟弟去,說不定人家會覺得我們是去蹭飯呢。」
  「就算是蹭飯,男人不是該大方一點嗎。」江希辰說道:「如果是我的話,我肯定不會介意的。不過說得也是,萬一季東對金錢比較看重呢?那就算了吧。」
  「下次吧。」安筠笑著幫江希辰理了理頭髮,又將他運動服的領口拉好,「穿衣服就好好穿,以後要是有機會,我肯定第一個帶你去見他。」
  江希辰笑著點頭,「那我就先走啦。」
  「好,路上小心。」
  轉過身出門,江希辰臉上的陰暗加重,快走幾步走到電梯門口按了按鍵,轉頭,見安筠還注視著自己,柔情地笑,「姐,快回家裡面去,多穿一件衣服,現在天涼了。」
  「嗯。」安筠點頭,卻還是看著江希辰的身影消失在電梯裡後才關上門。
  江希辰透過電梯的鏡子看著自己臉上陰沉的表情,手下意識地握緊,嘴唇微抿。走出電梯,他掏出手機,「喂,是我,我現在馬上就過去了,把資料都準備好。」
  酒吧白天並未開業,透著一股清冷,吧檯旁只有寥寥幾個人,都是江希辰的鐵哥們。見江希辰的身影出現,都舉起手打了個招呼:「老大,終於來啦。」
  西子本來翻閱著夏天帶來的資料,見江希辰走過來,連忙將資料遞給了江希辰,「希辰,不是我在說,這次這個男人真的很優耶,那麼厚的資料,我也沒發現一個黑歷史。要是安姐真能和這男的在一起,其實也……」
  希子的嘴被夏天捂住。江希辰冷漠地看著還搞不清楚狀況的西子後,自顧自低頭翻開資料。
  「老大,你別介意,西子是有口無心的。」夏天狠狠拍了西子的頭。
  西子委屈地說一句:「為什麼打我。」
  「老大,這個季東我也覺得有點驚訝。」夏天親自調了一杯酒推到江希辰面前,「他的履歷未免太完美了。」
  「那又如何。」江希辰的嘴角勾起冷笑,「再是完美的人,也總有不可見人的地方,他現在履歷上這麼完美,說明他私底下越見不得人。」
  「希辰,你這話說得真酸。」西子還是沒明白過來,「照你這麼說,安姐這輩子就遇不到好男人了是吧。」
  「誰說遇不到。」江希辰拿著資料,將面前的酒一飲而盡,「不是還有我嗎。」
  西子睜大了眼,看著江希辰,嘴巴張張合合,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  「老大,有時候我真懷疑西子的智商。」夏天很是憐憫地看了西子一眼,「我們所有人都看出來你和安姐的關係了,只有他還傻傻地覺得你們是姐弟呢。」
  「難道不是……」西子顫抖著開口。
  「血緣關係都沒有,姐弟個毛啊姐弟。」夏天飆了一句髒話,白了西子一眼。
  「我先走了。」江希辰起身,「你們先忙。」
  「對了老大,昨天我們收到一份合作案,是想和我們洽談一下關於新遊戲開發的事情,你看……」
  「你們先看看,試試對方的底,覺得沒問題再告訴我。」江希辰淡淡地說:「我最近很忙。」
  「行。」夏天點頭,看著江希辰的身影很快消失。
  「好恐怖啊……」西子苦著臉,「剛剛希辰走的時候看了我一眼,那眼神狠戾得我都想上吊自盡了。」
  「誰讓你那麼後知後覺啊。」夏天摸摸耳朵上的鑽石耳環,百無聊賴地開口。
  「我哪裡知道嘛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反應慢。而且我之前又不常見到安姐。」西子說。
  「就算不常見到,你看老大的反應還沒有個底嗎。」夏天說道:「哪個弟弟會對姐姐的相親對象下手那麼狠的?哪個弟弟會那麼強烈地反對姐姐去相親的?還有,哪個弟弟對姐姐的占有慾那麼強的?」
  「對喔,我記得上次安姐有個相親對象是有劈腿前科的吧?當時希辰的臉都黑了,一轉身就讓人差點把人家命根子給廢了,好在下手的人手下留情了。」西子想想都覺得恐怖。他當時還以為江希辰只是心疼自己姐姐,現在看來,哪裡是心疼啊,簡直愛到骨子裡了。
  「所以啊,以後在老大面前一定要多多說安姐的好話。」
  「那既然老大這麼喜歡安姐,幹嘛不告訴安姐啊,我看安姐對老大很寵溺的樣子啊,說不定不會拒絕老大呢。」
  「我以前好像聽老大說過,因為他還是學生的緣故,安姐好像對跟學生談戀愛很抗拒的樣子。」
  「這樣啊,怪不得呢。」西子了然地點點頭。
  江希辰一出酒吧,就直接去了公司。雖然在安筠面前他一直都說自己還沒找到工作,可是事實上他根本不需要找,因為早在他大三的時候就已經成立公司,自己當老闆了。
  只是他很少去公司,今天又是週六,公司的員工都週休二日去了,保全看到他出現驚訝了一會,才開口打招呼:「老闆早。」
  「嗯。」江希辰目不斜視地經過保全身邊,進了自己的辦公室打開電腦。
  他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根據資料上提供的資訊,入侵了季東的電腦。
  「哦?」江希辰的指尖一頓,看著電腦上顯示的東西,嘴角勾起笑容,「有意思……」

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轉眼就是週日。安筠雖然並沒有想著一定要和季東有什麼發展,但是對於這次見面還是很重視的,一大早就起來挑衣服、畫了妝。他們約定的時間是早上十點,她九點半就到了天悅飯店,點了一杯紅茶,靜靜等待。
  「真是不好意思讓妳早到了。」
  安筠不過等了十來分鐘,就聽到身後響起了季東的聲音。安筠笑著抬頭,「哪裡,是我早到了。」
  季東在安筠對面坐下來,服務生上前將菜單遞給他,他隨意瀏覽一下,點了一杯咖啡,這才笑著看著安筠,「讓女孩子先到,是我的失禮。」
  「我不太習慣讓別人等。」安筠有點不好意思,垂著頭,雙手緊張地交握著。
  她和季東愉快地交談著。季東談吐有禮,無論安筠說什麼,他總能接上話,這讓安筠覺得他實在是個很難得的人,不自覺也就將心扉打開了一些。
  「好了,時間差不多了,我們點餐吧。」季東低頭看看手錶,「應該肚子餓了吧?」
  「其實還好。」安筠笑笑,看著季東招來服務生,紳士地將菜單遞給安筠,讓她先點。
  安筠接過菜單,低頭,正要點餐,就聽到有人在叫自己。這個聲音是……安筠抬頭,就看到江希辰站在自己前方,驚訝地看著自己。
  安筠不解地眨眼,視線一滑,落在江希辰身後的一群男男女女身上,了然。看來之前希辰說有事要來這裡,是要和朋友聚餐呀。
  「這是我弟弟,希辰。」安筠將菜單放下,招手讓江希辰過來。含笑看了江希辰一眼,「今天天氣有點冷,怎麼不多穿一點?」
  江希辰身上只有穿一件單薄的白襯衫。
  「還好啦,我不冷。」江希辰將視線落在季東身上,「姐,這位是……」
  季東起身,一手壓在肚子上,身子微欠,朝江希辰伸出手,「你好,我叫季東,是安筠的朋友。」
  江希辰撇嘴,無視了季東伸過來的手,只看著安筠。
  季東笑笑,收回手,臉上不見絲毫尷尬。
  「不好意思啊,我弟弟比較任性。」安筠也有點驚訝。希辰何時這麼不懂禮貌了?以前可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的啊。
  她伸手扯了扯江希辰的衣袖,換來江希辰的注視。她微微皺眉,低聲說:「希辰!」
  江希辰很勉強地看了季東一眼,「你好,我是江希辰。」
  姓不一樣,但是季東也沒有太驚訝,只以為是安筠的表弟之類的。
  這時,那邊夏天一夥人等得不耐煩了,夏天便讓他們先進包廂,自己朝這邊走來,「安姐,好久不見啦。」
  他一頭白毛,讓安筠看得眼角抽搐,「夏天,你的頭髮怎麼又換顏色了?」
  夏天是江希辰的室友,大學四年,安筠看著他的頭髮從黑色染到了白色,估計該染的顏色都染完了。可是就是這麼一個非主流視覺系風格的孩子,在學習上可謂是天才,尤其是電腦方面,簡直是高手中的高手。
  「哎,上次染那綠色,他們都說看起來像是戴了綠帽子。」說著,夏天將視線移到季東身上,頓時,臉色就變了。
  「怎麼了,你們認識?」安筠見夏天臉色有異,開口問道。
  季東微微皺眉,打量了夏天一眼,搖頭,「我們應該不認識吧。」
  「安姐,這是你的相親對象?」夏天詫異地開口,「真的嗎?」
  「呃,是啊。」被弟弟輩的人用這種語氣說話,安筠還是有點尷尬的。
  夏天立刻轉身,將安筠藏在自己身後,氣沖沖地看著季東,「你有什麼企圖?我們安姐可不是你想要的那種女子。」
  季東的臉色微微變了一下,不過很快恢復正常,「這位先生,我不太懂你的意思。」
  夏天身後的安筠也是一臉茫然,再抬頭看著江希辰,以為他知道一點什麼,可是江希辰也是一臉尷尬。
  「夏天,這到底怎麼回事啊?」安筠弱弱地問。
  夏天很生氣地說:「安姐,你不要被這人面獸心的人給騙了,他就是個禽獸,上次我陪我爸出席一個聚會,當時親眼看到他猥褻一個女服務生,我當時只多留了個心眼,還想著大概是那女服務生比較開放吧,結果妳猜怎麼了?」
  季東的臉色變得很難看,夏天見了,冷笑一聲,「那女服務生都有五個月身孕了,這禽獸居然還想玷汙人家的身子,要不是我聽到求救聲,那孕婦和那胎兒大概就沒命了,妳不知道當時的情況,那女服務生身上都好多瘀青了。」
  安筠聽到這裡,不可置信地看著季東,「不、不會吧。」他不是翩翩君子,舉止優雅,進退有度的大學老師嗎,有沒有這麼禽獸?
  季東簡直氣急敗壞,「我哪有,你不要血口噴人。」他根本不記得有這麼個人出現過,而且他哪裡有猥褻過女服務生,他都是在聚會裡面直接點名找人的。
  江希辰一把將安筠摟在懷裡,滿眼敵意地看著季東,「你個禽獸,竟然還想對我姐姐下手。」
  夏天見季東還想狡辯,直接從口袋裡掏出手機,點開相簿遞到季東面前,「看,我沒說謊吧,你還想狡辯,你找死啊!」
  安筠稍稍踮起腳尖看了一眼,手機螢幕上,季東正一臉迷戀地舔著一名女子的裸體,最重要的事,那女子表情放蕩,小腹高高凸起,明顯是即將臨盆的樣子。
  「嘔!」安筠慘白著臉捂住嘴巴,想要嘔吐。這根本太噁心,她怎麼這麼命苦。幸好今天遇到夏天了,不然自己豈不是要一直被蒙在鼓裡?
  季東的臉色陰沉得可怕,惡狠狠地瞪著夏天。安筠整個人都縮在江希辰懷裡背對著季東,沒有看到季東臉上的表情,夏天背後一寒,連忙往江希辰背後縮。
  於是江希辰直接迎上了季東陰毒的視線,他神態慵懶,甚至可以說是不屑地勾起嘴角,一手緊緊攬著安筠,一手抬頭,在下巴處比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,嘴裡無聲地吐出兩個字,廢物。
  季東幾乎要喘不過氣來,直接拿起西裝外套氣沖沖地走了。
  「好啦,姐沒事了。」江希辰拍拍安筠的肩,給了夏天一個讚許的眼神。戲演得不錯,回去給你加薪水。
  那當然,我可是專業的。夏天眨眨眼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  安筠驚魂未定地抬起頭,看著季東離去的身影,「現在都什麼人啊,衣冠禽獸啊。」還是說只有她命苦,啥奇葩都被她遇到了?
  「姐啊,以後妳相親,一定得把我一起帶上,不然萬一碰到這種人,出什麼意外可怎麼辦。」江希辰也是一臉驚魂未定,「還好這次我們剛好遇到了,不然可怎麼辦呢?」
  安筠這才想起自己還待在江希辰懷裡,見夏天笑咪咪地看著自己,連忙從江希辰懷裡退出來,「夏天,這次真的謝謝你。」
  江希辰有點遺憾地看著空落落的懷抱,皺眉。
  「沒事沒事,安姐妳平日裡對我們這麼好,我既然知道事實了,肯定要告訴妳啊。」夏天擺擺手,「對了,安姐妳還沒吃飯吧,不如和我們一起吃?」
  「不好吧,你們都是一群孩子,我一個老年人混在裡面做什麼。」安筠笑著搖頭,「我還是先回去了吧。」
  「我陪妳一起。」江希辰伸手抱住安筠的肩膀。
  「不用啦,你去玩吧。」安筠微微笑。
  「不行。」江希辰皺眉,擺明了這事沒有商量的餘地。
  安筠皺眉看著江希辰,發現這孩子是真的不打算聽自己的話了,無奈地嘆息,「那好吧,你陪我吧,不好意思啊夏天,我又把希辰拐走了。」
  「沒事沒事,安姐妳現在的心情也太不好,希辰就該多陪陪妳。」夏天連忙開口,「那我先上去了,你們慢走。」
  安筠點點頭,和江希辰一起轉身離開。
  「老大真的是一肚子壞水啊。」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,夏天打了個寒顫。他算是清楚的,怎麼惹江希辰都好,他一般都不大理會別人,但是要是有人想動安姐一下,那人就等著死吧,而且死相一定很難看。
  現在那個叫季東的所任教的大學論壇上,關於他的特殊癖好的事情,估計都已經傳開了吧,以後季東絕對不可能在那所大學混下去了。不,可能以後都當不成老師了。想到這裡,夏天再次顫抖一下,將手臂上的雞皮疙瘩揉搓幾下,這才飛快進了包廂。
  安筠和江希辰一起去吃了日本料理。
  「姐,我很快就要畢業了,前幾天有個人送了我兩張溫泉旅館的票,我們一起去玩吧,就當是畢業旅行。」江希辰笑咪咪地說:「溫泉旅館那邊條件什麼的都還不錯呢。」
  「可以啊。」安筠毫不遲疑地點頭,臉上帶著懷念的笑容,「一轉眼你就要畢業了呢,想當初你才一丁點大呢。」
  「姐還不是只比我大三歲。」江希辰不滿地嘀咕,「說得好像比我大很多歲似的。」
  「不是啦。」安筠笑笑,「主要是我已經出社會工作了,而你還是學生,這兩者之間無形中就拉開了很大的距離了嘛。別生氣,姐姐送你畢業禮物好不好,想要什麼?」
  「想要什麼都可以嗎?」江希辰抬頭,眼裡閃過一抹光芒。
  「當然,不過前提是在我能力範圍之內的。你要是想要天上的星星,我是沒辦法送你的哦。」安筠眨眼,狡黠地說道。
  「放心,我要的一定是對姐姐而言很輕鬆的東西。」江希辰將嘴角的醬汁舔去,帶著一絲誘惑。
  安筠覺得自己定是看錯了,連忙搖搖頭,又點頭,「好,那你想要什麼?」
  「這個嘛,先保密,到時候姐就知道了。」江希辰笑咪咪替安筠挾了一塊鮭魚,「姐快吃,這味道不錯。」
  「好,你也吃吧。」安筠點頭。

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
電子信箱:
諮詢內容:
驗 證 碼:

貼心提醒:書籍若有倒裝、毀損、缺字可換書,請與客服聯絡。

Tel: +886-4-7747612
Email: service@mmstory.com
 

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75元) 
基本運費: NT$75元
免費範圍: 購物滿NT$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75元) 
基本運費: NT$75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60元
免費範圍: 購物滿NT$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6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1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16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2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10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10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2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4-20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7-14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7-30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站外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