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全部分類>臉紅紅>臉紅新品 > 商品詳情 逃夫追妻
【3.8折】逃夫追妻

宗冽雲,身為當今國舅之子,要什麼女人沒有, 卻半路殺出個小姑娘,軟軟地喊他夫君, 他這輩子還沒成過親,哪來的小娘子?再說, 他對女人向來挑剔,哪可能看上魚桃桃這種不懂取悅, 不懂討好男人的無趣女人。可人傻沒藥醫, 他三番兩次趕人,魚桃桃卻認定他就是她的夫君, 死活不肯走。當他知曉這賴定他的小娘子沒圓房過, 她那位傻夫君碰都沒碰過她,暗夜裡,他色心上頭, 索性把魚桃桃拐騙回房,哄著她擄上床折騰一夜。 宗冽雲從沒想過為哪個女人定下來,直到魚桃桃出現, 想起她死心塌地愛著別的男人,他心中的醋火狂燒。 床上花樣百出,把魚桃桃往死裡折騰的哭著求饒, 才發現,魚桃桃要找的夫君,竟是曾經失憶過的宗冽雲!

會員價:
NT$733.8折 會 員 價 NT$73 市 場 價 NT$190
市 場 價:
NT$190
作者:
唐梨
出版日期:
2021/05/25
分級制:
限制級
促銷活動
  • 評分:

  • 購買次數: 點擊次數:
  • 評價:

    0

相關商品
老公不色怎麼當
NT$73
銷量:68
色一點才是老公
NT$73
銷量:79
夫債難逃
NT$73
銷量:57
十年後的二次拒婚
NT$73
銷量:49
老公上任三把火
NT$73
銷量:70
紈褲敗給下堂妻
NT$73
銷量:38
不放過純情的她
NT$73
銷量:64
前男友在撩她
NT$73
銷量:86
抵死不婚的代價
NT$73
銷量:54
被騙走的初夜
NT$73
銷量:78
前夫丟不開
NT$73
銷量:65
睡後協議
NT$73
銷量:94
前妻怎麼哄回來
NT$73
銷量:59
睡了世子還想逃
NT$73
銷量:35
總裁,離婚協議書來了
NT$73
銷量:89
賣身婚債
NT$73
銷量:32
與前夫再婚的路上
NT$73
銷量:63
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
NT$73
銷量:55
逼她同居後
NT$73
銷量:93
購買此者還購買
夜夜難寐
NT$73
銷量:321
婚後千千夜
NT$73
銷量:390
一夜換一婚
NT$73
銷量:296
一百零一夜
NT$73
銷量:292
夜劫
NT$73
銷量:281
半夜哄妻
NT$73
銷量:251
【經典推薦】十年一夜
NT$65
銷量:250
可惜了初夜
NT$73
銷量:234
皇商家的嬌妾
NT$73
銷量:231
離婚有點難
NT$73
銷量:240

嬌羞娘子,軟萌任拿捏,拐回家欺壓剛好;
霸道相公,腹黑又壞心,被他拐只能認了。


宗冽雲,身為當今國舅之子,要什麼女人沒有, 卻半路殺出個小姑娘,
軟軟地喊他夫君, 他這輩子還沒成過親,哪來的小娘子?
再說, 他對女人向來挑剔,哪可能看上魚桃桃這種不懂取悅,
不懂討好男人的無趣女人。可人傻沒藥醫, 他三番兩次趕人,
魚桃桃卻認定他就是她的夫君, 死活不肯走。
當他知曉這賴定他的小娘子沒圓房過, 她那位傻夫君碰都沒碰過她,
暗夜裡,他色心上頭, 索性把魚桃桃拐騙回房,哄著她擄上床折騰一夜。
宗冽雲從沒想過為哪個女人定下來,直到魚桃桃出現,
想起她死心塌地愛著別的男人,他心中的醋火狂燒。 床上花樣百出,
把魚桃桃往死裡折騰的哭著求饒, 才發現,魚桃桃要找的夫君,
竟是曾經失憶過的宗冽雲!


精彩章節搶先閱讀

 

  

  楔子

 
  「宗哥哥……宗哥哥!」
  他是被一陣宛如殺豬般的慘叫吵醒的。
  他極為困難地睜開眼,有血自左額流淌而下,染紅了他的眸,使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模糊且不真實。
  殷紅的視界裡,有堆堵山路的亂石與被砸碎的馬車殘骸,更有那自山上一路跌跌滾滾而來的一顆球……
  腦海中,不需他用力回想,就自動自發讓他回想起眼前這顆球的來歷。
  他記得今年的元宵燈會之上,他曾為這顆球解了燈謎,挑選了一盞花燈,僅止而已。
  但對這顆球來說卻不僅如此。
  她就此將他纏上,還是不死不休的那種纏法。
  他沒想過要躲她,只是在家待膩了,今兒個例行離家外出遊歷,卻萬萬沒想到會遇上一場人造落石。
  「女兒,妳別跑那麼急啊,小心一點!……他會是妳的啊,他都是妳的了!」
  那顆球的身後,有她的爹親一路追趕而下。
  見……見鬼的他會是她的。
  若非這場人造落石,他身上昂貴的狐裘就不會破損,那潔白柔軟的絨毛也不會沾上難洗的血污,此刻,他亦不會一身狼狽。
  他真的好佩服這對父女的大膽與任性妄為,他幾乎在瞧見他們的第一時間就明白到他們想做什麼。
  「嗚嗚嗚,宗哥哥這樣太可憐了,爹爹,你快讓人把這些石頭搬開呀!」
  「搬搬搬,爹爹馬上讓他們搬,乖女兒別哭……來,來人啊!快把石頭搬開,看看他殘了沒有……沒殘就再把石頭壓回去,等他殘了再說!」
  果然,他就知道,這位寵女兒的爹是想弄殘他,好把他留在他女兒身邊,真是腦殘得可以。
  但是,他承認他雖然還沒殘,但也差不多快了。
  即使他剛才在聽見動靜之時就有做過準備,但仍是被落石砸中,他的雙腿現下無法行動,肋骨也好似被砸斷了數根,但他還有手。
  「嗚嗚,宗哥哥,我來救你了。」
  救?他可不用她救。
  「滾!」恨惱的單字自他乾澀且沙啞的喉間滾出,看著眼前那顆球被震懾著伸到一半的手,他又毫不留情地補上一句,「我就算是死,也絕不受那種屈辱。」
  除非他願意,否則在這個世上就絕對沒有人能留得住他。
  他用行動證明了那句事實。
  在那顆球萬般錯愕的目光注視下,他拼盡全力,用仍能使得上力的手撐起自身,一下翻身,翻入萬丈深淵。

 

 
  第一章
 
  明媚晨光,投照著院中的一片綠意盎然。
  溫煦暖風在院中隨意遊蕩,戲玩過樹梢,輕搖出柔靜的沙沙聲響,再穿梭在串串紫藤,不經意間,搖落數片花瓣,幾片隨柔風帶動飄落綠茵草坪,剩下的沒來得及將其帶走,只能墜落一旁水質清澈的池塘,在水鏡中攪出圈圈漣漪。
  翠羽鳥兒自枝頭飛下,落在池畔,出於好奇,想要用喙輕啄漣漪中心的一瓣花瓣,卻被突如其來的震天怒吼所驚飛。
  「臭小子!你到底跟不跟我回去?」怒聲傳出之處,是院中那棟美輪美奐的樓閣。
  說話之人是當今國舅宗正卿,而承受他怒聲質問之人,則是他的兒子,聆風樓的樓主宗冽雲。
  「不跟,不去。」四字發言說得隨便隨性又頗具耐煩,自家爹親年過半百仍中氣十足,那聲怒吼甚至令人耳膜嗡鳴微微發疼,宗冽雲伸手掏了掏耳朵,這才補上嫌惡的完整字句,「老頭,自我十二歲離家,每次我回家或是在外面遇見你,你不是問我留不留下,就是問我回不回家,你難道就不能換點新穎的說辭?」
  「你也知道你十二歲時就離家了?」宗正卿沒好氣……不,是十分暴怒地瞪著自家的不孝子。
  「別人十二歲的時候都在做什麼?你又在做什麼?現下到了你這個年齡,別人和你又分別都在做什麼?」
  別人的十二歲,若有雄心壯志就應該都在寒窗苦讀想著日後考取功名,若是平凡一些,就子承父業,要嘛放牛放羊,編草鞋砍豬肉,要嘛學習打理生意當個少東家。
  反觀他兒子,離開他們家在京城的府邸之後便回了家鄉金烏城,在這裡建了什麼勞什子的聆風樓,再之後……就沒有然後了,他至今還在遊手好閒,不務正業!
  「既然你如此看不慣我,又對別家孩子如此垂涎,不如你去認別家孩子做兒子?至於人選嘛,我看那位跟你蛇鼠一窩的紀右丞不就挺好?」宗冽雲語氣涼然地提議著。
  別說他沒心沒肺,不講孝道,但他家老爹每次見著他,五句裡面有四句都是數落他不學無術,一事無成,還遲遲不娶妻,就會讓他們擔心。
  類似的話語經年累月,聽到他耳朵都快生瘡,他不累他也覺得累。
  「你!你以為我不想?可誰讓你才是我兒子?你看看你,跟人家一樣名字裡都有個雲字,可你偏偏不去飛黃騰達,飄得高高在上,而是甘願當一坨扶不上壁的爛泥,你、你真是氣死我了!」
  別人的孩子終究是別人家的,眼前這個不管再怎麼衰,始終是自己的。這個道理宗正卿懂。可看著他一臉無所謂,還處處還嘴不知悔改的死樣,宗正卿又被激得青筋暴突,暴跳如雷。
  「等等,你先別急著死,若你真要死在我這裡,最好先告訴我棺材你是想要滑蓋還是翻蓋的?我好命人去準備準備,為你把後事辦得體面一些,合你心意一些,也算是還了這些年你對我的養育之恩。」自家老爹實在過於煩人,宗冽雲嫌他沒氣夠不肯走,順勢火上加油。
  「你、你你你……」不像樣,這個兒子實在太不像樣。但是,他又不是頭一次這麼不像樣,他又何需動氣?宗正卿在心裡對自己幾下勸服,完了再次開口。
  「我告訴你,為了讓你早日成家,我已經跟崔學士說好讓你跟崔小姐見上一面,然後談一談你跟崔家的親事,下個月十五,我不管你要不要,喜不喜歡,你就算用爬的都得給我爬回京城去見崔小姐一面!」
  「呵?學士之女?」宗冽雲聽出了宗正卿話中頗有逼婚之意,「你難道就不怕我給你丟臉?」
  「你給我丟的臉難道還會少嗎?」
  在宗冽雲上面還有兩位兄長,一文一武,全都入朝為官,還是官位不小的官職,本以為他能比兩位哥哥更有出息,他也確實自小就能文能武,卻沒想到他竟然那般不學無術,宗正卿至今在眾位官員好友面前都不敢把他搬出來,就怕他成了老友們茶餘飯後的笑話!
  「好啊,我無所謂的。」宗冽雲是真的無所謂。反正老頭都不怕丟臉,那他就只好盡他所能地去丟臉。
  「你……」他未免也回應得太乾脆了吧?
  就在宗正卿懷疑宗冽雲是否有何古怪企圖時,突然有人敲門來報。
  「樓主!有位姑娘想要見你。」
  「沒空,不見,讓她滾。」聽見姑娘二字,宗冽雲就禁不住直皺起眉頭。
  原因無他,只因他天性浪蕩,喜愛遊戲人間,卻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,奈何有許多姑娘總會因他不經意的某個舉動就此對他傾心,實在令他困擾不已。
  當然,尋上門來,用盡法子想要纏上他的女子從來就多不勝數,他不想見也沒時間去見,更不想給予她們更多的誤會與遐想,讓她們滾蛋是最為直接的拒絕辦法。
  「可是……那位姑娘有樓主你的信物,而且蘇管事讓小的帶她過來……」
  「嗯?」
  這一聲嗯尾音拖得忒長,一來是疑惑,二來是尚未來得及反應。
 
  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
 
  就在這怔忪之間,房門被開啟,一個穿著打扮是村姑模樣的年輕姑娘被引領著走進來。
  那姑娘雖不是長得特別美,皮膚還有點黑,但她給人感覺單純淳樸,五官柔美,眼兒大大,鼻子和嘴巴都長得小巧可愛,除卻她一身寒酸的穿著不說,倒也稱得上是溫婉可人。
  而她在瞅見宗冽雲的瞬間,立刻用充滿驚喜的嫩嗓喊出令人驚愕的字句,「夫君!」
  沉默,迴蕩在有四個人面面相覷的屋內。
  那死寂與訝然交雜的氣氛足足維持了一刻,最先由宗冽雲開口說道:「你小妾?」
  他問的是自家親爹,那緩緩調轉的眼眸裡,蘊含著一絲等著看好戲的不懷好意。
  「你認識我這麼久,何時見過或是聽說過我有做過對不起你娘之事?」宗正卿吹鬍子瞪眼地給予反問。
  「這裡就只有你,我,他,三個男人。不是你,我,難不成是他?」宗冽雲順手拿起擱在一旁的煙管,漆黑管身上的細緻金紋,隨煙管指向,在光線的折射下隱隱發亮。
  「不不你、你是我!這位姑娘說是來找樓主的,所以她,她……」
  帶領年輕姑娘進來的幫工連連擺手,在話只說到一半之時立刻噤聲,只因宗冽雲如寒芒般的瞇眼瞪視使得他邊打著哆嗦邊閉上了嘴。
  「說,妳到底找誰?誰又是妳夫君?」
  煙管最後的指向是村姑模樣的姑娘,管身的紋樣似乎失去了第一眼時的細膩柔亮,而是隨著持有它的主人,在冰冷語調脫口之際也一併泛出無溫光華。
  「就是你啊。」年輕姑娘的嗓音依舊軟嫩,且蘊進了一抹與嬌羞勾了邊的微怯,視線卻毫無畏懼地看向半躺半坐在臥榻上的宗冽雲。
  「妳是不是搞錯了什麼?」宗冽雲的臉上本就無半點笑意,此時聽著她莫名其妙的指控,那張俊美無儔的臉龐更是添上幾分森寒。
  「我搞錯了?什麼搞錯了呀?」年輕姑娘不明所以,只能搖晃著一顆小腦袋,求助般看向他。
  「妳滾……」
  這位姑娘看起來呆呆蠢蠢,腦子也好像不太靈光,宗冽雲不願多跟她廢話,直接就想讓她滾。
  可他滾字才剛說了半個音,一旁的宗正卿就多管閒事地出言阻止:「慢著,讓我來問問她。」
 
  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
 
  眼見自家兒子根本沒打算追究來龍去脈,只是急著冷血趕人,他只好親自向年輕姑娘問明事實:「丫頭,妳叫什麼名字?」
  「我,我叫魚桃桃。」
  「什麼?妳叫魚逃逃?妳家是捕魚的吧?給妳取這樣的名字,真的沒問題嗎?」宗冽雲很不給面子地給予嘲諷。
  「不是,我是桃子的桃,因為我娘愛吃桃子,我爹才給我取名桃桃,我不是跟你說過的嗎?」
  「原來如此……」回話的人是宗正卿,但他馬上又瞪向兒子,「現在是你問還是我問?給我閉嘴。」接著他又轉向魚桃桃,「妳家住何處?」
  「我家鄉是魚村。」
  「哪個漁村?」
  「我是說我家住魚村,我們全村人都姓魚,但我們不以捕魚為生,不是漁村。」
  「剛才說妳有他的信物,那信物在何處?」
  「在這裡。」魚桃桃對人毫無心機,當即便自脖子上解下一樣東西,遞給宗正卿。
  「這這這,這是……」宗正卿盯著那樣東西許久,最終仍是不得不看向宗冽雲,「這不是你的咒牌嗎?怎麼會在她手上?」
  宗冽雲年幼時身體羸弱,又被說容易瞧見不乾淨的東西,宗家夫婦怕他很難長大,便求助於一位道行高深的道長。
  那位道長就打造了兩樣東西,刻上驅邪經文,讓宗冽雲盡量不要離身地帶在身上,一樣是墨玉所製的玉牌,另一樣正是魚桃桃此刻拿在手上的純金咒牌。
  「我不是跟你說過,之前有對腦殘父女想弄殘我,把我囚禁在他們府上一輩子?他們就埋伏在我外出的路上,炸大石砸我,咒牌大概就是我遇襲之時弄丟,然後被她撿了去。」宗冽雲不慌不忙地回答著。
  但他的說辭馬上就引來魚桃桃的反駁:「才、才不是,這塊咒牌明明是夫君你送給我的。」
  「他什麼時候給妳的?」
  「就是在我們成親之前,夫君說他沒有什麼能夠給我,就只有他身上這塊咒牌,夫君還說,咒牌上刻了經文,過去一直都在保他平安,他希望它也能保佑我,讓我平平安安,健康喜樂,跟他一起活到七老八十。」
  「妳、妳……你們成親了?」問這句話似乎有點多餘,畢竟人家姑娘一進門就喊了聲夫君,但宗正卿除了感到不可思議仍是不可思議,才不得不再一次跟她確認事情真偽。
  「對呀,夫君跟我在我的家鄉成親了。」
  魚桃桃才說完,宗冽雲馬上就搶白道:「不可能,我根本就不認識她,如何跟她成親?」要說謊也應該好好打張草圖,只是看她一臉蠢樣,別說草圖,她可能連說謊兩個字都不知道該怎麼書寫,才會厚顏無恥地跑來占他便宜。
  「我,你……你就是我夫君啊,你為什麼……為什麼要說不認識我?」他回答得太乾脆了,是乾脆地急著跟她撇清關係,這讓魚桃桃疑惑著,問得委屈。
  「呵。」宗冽雲以哼的方式,嗤出這聲笑。
  沒辦法,她的提問實在過於腦殘,他根本連回答都懶得去回答。
  「夫君你、你怎麼好像變得不太一樣了?你以前對我好好,都不會欺負我的……」魚桃桃覺得他變得好多,可他到底哪裡變了,她又說不上來。
  是……因為他此刻穿著的那身衣服?那件衣裳,看起來好昂貴氣派,上面有好多金絲銀線,還有她說不出名字的各種繁瑣繡紋,跟她身上款式簡樸的衣裳根本就是天和地的差別。
  但是,不管他穿得到底有多高貴優雅,他的面容始終是她所認識的夫君的模樣。
  「我沒有變,我一直就是這個樣子,還有,別喊我夫君,我不是妳夫君,也從不認識妳。」她太得寸進尺,也太不知進退了,從進來開始就左一句夫君,右一句夫君,若非他手上煙管質地用料足夠堅固,怕是早在她惹毛他的瞬間就被他一手捏碎了。
  「你為什麼要一直說不認識我?你知不知道我走了多遠的路,又有多辛苦才找到你的?你怎麼……」
  「我不想知道妳走了多遠的路,又找我找得有多辛苦,我只知……」他深知,沒有那個意思就不要給予人家美好的幻想,他對女人向來都是如此,對於面前這個更加引他厭惡的女人,他更是當即給予無情痛擊。
  「妳用來行騙的說辭太過低級,妳所編造的那些根本就是子虛烏有,但妳卻扮演出滿滿的委屈?妳實在有夠鮮廉寡恥的。」
  「什麼……」他說的話不夠直接,還用了好多魚桃桃不認識的詞彙,她一時間無法全部弄懂他的意思,但他最後那句話似乎是在說她無恥?
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
電子信箱:
諮詢內容:
驗 證 碼:

貼心提醒:書籍若有倒裝、毀損、缺字可換書,請與客服聯絡。

Tel: +886-4-7747612
Email: service@mmstory.com
 

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75元) 
基本運費: NT$75元
免費範圍: 購物滿NT$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75元) 
基本運費: NT$75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60元
免費範圍: 購物滿NT$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6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1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16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2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10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10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2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4-20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7-14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7-30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站外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