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全部分類>臉紅紅>臉紅新品 > 商品詳情 夫債難逃
【3.8折】夫債難逃

身為富家女,黎未渺不算長進,不愛工作, 一心只想當隻會吃喝玩樂的鹹魚。 沒辦法, 她媽給她生了漂亮外表,卻忘了給一個賺錢的腦袋, 還好,她懂得找老公。這年頭談情說愛有啥好的, 有能力,有外表,會賺錢的老公, 誰先搶誰先贏啊, 這不,她就搶了一個。缺點,古板,沒情趣,工作狂, 唯一的好處是, 不花天酒地。可黎未渺突然貪心了, 金山銀山再好,不如疼她愛她的老公,所以她要離婚! 一年後離婚?可以,畢竟季霆深床技好,結婚二年, 她從青澀女變成大色女, 貪的就是他的男色。 誰知,婚沒離成,床戰卻是戰了不知多少回, 她都開始倒數離婚日子,他卻告訴她,沒有離婚!

會員價:
NT$733.8折 會 員 價 NT$73 市 場 價 NT$190
市 場 價:
NT$190
作者:
青微
出版日期:
2022/7/25
分級制:
限制級
促銷活動
  • 評分:

  • 購買次數: 點擊次數:
  • 評價:

    0

相關商品
老公不色怎麼當
NT$73
銷量:68
色一點才是老公
NT$73
銷量:79
夫債難逃
NT$73
銷量:57
十年後的二次拒婚
NT$73
銷量:49
老公上任三把火
NT$73
銷量:70
紈褲敗給下堂妻
NT$73
銷量:38
不放過純情的她
NT$73
銷量:64
前男友在撩她
NT$73
銷量:86
抵死不婚的代價
NT$73
銷量:54
被騙走的初夜
NT$73
銷量:78
前夫丟不開
NT$73
銷量:65
睡後協議
NT$73
銷量:94
前妻怎麼哄回來
NT$73
銷量:59
睡了世子還想逃
NT$73
銷量:35
總裁,離婚協議書來了
NT$73
銷量:89
賣身婚債
NT$73
銷量:32
與前夫再婚的路上
NT$73
銷量:63
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
NT$73
銷量:55
逼她同居後
NT$73
銷量:93
購買此者還購買
夜夜難寐
NT$73
銷量:321
婚後千千夜
NT$73
銷量:390
一夜換一婚
NT$73
銷量:296
一百零一夜
NT$73
銷量:292
夜劫
NT$73
銷量:281
半夜哄妻
NT$73
銷量:251
【經典推薦】十年一夜
NT$65
銷量:250
可惜了初夜
NT$73
銷量:234
皇商家的嬌妾
NT$73
銷量:231
離婚有點難
NT$73
銷量:240

他的老婆,不談情,撒嬌吃醋說來就來;
她的老公,不說愛,撩妻床咚一樣不少!


身為富家女,黎未渺不算長進,不愛工作, 一心只想當隻會吃喝玩樂的鹹魚。
沒辦法, 她媽給她生了漂亮外表,卻忘了給一個賺錢的腦袋,
還好,她懂得找老公。這年頭談情說愛有啥好的, 有能力,有外表,會賺錢的老公,
誰先搶誰先贏啊, 這不,她就搶了一個。缺點,古板,沒情趣,工作狂, 唯一的好處是,
不花天酒地。可黎未渺突然貪心了, 金山銀山再好,不如疼她愛她的老公,所以她要離婚!
一年後離婚?可以,畢竟季霆深床技好,結婚二年, 她從青澀女變成大色女,
貪的就是他的男色。 誰知,婚沒離成,床戰卻是戰了不知多少回,
她都開始倒數離婚日子,他卻告訴她,沒有離婚!


按我前往線上閱讀《夫債難逃》全文


精彩章節搶先閱讀

 

  
  第一章

 
  天漸漸黑了,一場急雨落下,雨滴砸在玻璃窗上,聲音越來越大,秋季帶著幾分涼爽的風穿過落地窗吹進來,黎未渺驚醒。
  米色調柔軟大床上突然坐起的女人有一頭漂亮的黑茶色捲髮,精心挑染過的顏色看起來不會古板,帶著幾分亮眼,又不會誇張,尤其她髮質好,哪怕在睡後都沒變得雜亂。
  她作了一個惡夢,眼神由緊張變成清明,人完全醒了。
  黎未渺看看四周環境,她安全待在自己的臥室裡,不是在路上,也沒發生車禍和意外。放鬆下來捂著嘴打個哈欠,還沒下床,聞聲而來的傭人阿姨推開了門。
  傭人阿姨年紀四十歲左右,打扮幹練利索,她身上還帶著圍裙,洗乾淨的手帶著濕漉漉水氣,徑直走去關上窗,不像普通人家雇傭的傭人那樣謹小慎微,十分熟稔地靠近黎未渺,語氣滿是關心,「又嚇醒了,都是夢。」
  黎未渺也一臉理所當然,並不排斥家裡傭人的關心,「我知道。」她現在當然知道那是夢,可睡之後的惡夢是身體本能,實在是控制不住的。
  而給她帶來惡夢的根源,是半個月的一場車禍,黎未渺和閨蜜丁梓淇同學聚會後,路上碰到一個開車的醉鬼,對方看跑車裡她們兩個女人,鬼吼鬼叫追趕幾分鐘,直到翻車撞過來,幸好黎未渺反應迅速躲開了那輛車,不然命都不知道有沒有。
  可即便她躲開了,車子還是撞到了路邊,萬幸車子安全性還不錯,兩個人都沒受很重的傷,可心裡頭驚嚇還是存在的。
  在心理陰影消失前,黎未渺不打算再親自開車。
  「這樣怎麼行,經常做惡夢不好,不行找心理醫生看看。」
  聽阿姨這麼說,黎未渺忍不住笑出聲,「不用,我只是受了一點驚嚇,只是一點點。」
  黎未渺揉了揉額頭,在家裡傭人面前,她是放鬆的,眼前人不只是家裡的傭人,稱呼阿姨,也是理所當然,畢竟兩個人有親戚關係,雖然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遠親,但遠比雇傭來的人更親近。
  黎未渺十二歲那年,媽媽病重,在僅剩的半年時間裡,憂心忡忡的黎母只做了一件事,就是從身邊相熟的人裡挑選一個合適的女性來幫自己照顧女兒,哪怕她死後,也能陪著黎未渺,畢竟黎母深知丈夫的德行,愛錢如命,又重男輕女,這樣的男人靠不住,她不放心把女兒留給他。
  這位阿姨就是柯母最後挑選出的人選,因為不孕而離婚,對婚姻不抱有期待,家裡人也對她態度不好,跑到這北部做幫約傭。在別家做事的時候她名聲很好,雇主對她讚不絕口,誇她吃苦耐勞,善良,還會心疼人。
  最重要的是兩個人還是遠親,多重考慮下,黎母決定讓這位阿姨來照顧女兒,她許下豐厚的薪水,哪怕自己離世,以後十年的薪水也會有安排的律師準時發放。
  至於十年後,一切看女兒和傭人阿姨的緣分,由女兒來做主。
  對傭人阿姨,黎母沒有別的期待,她做這一切只有一個原因,希望在自己離世後,傭人哪怕不做什麼事,只是陪著女兒都好,她希望女兒孤單時有人可以陪伴。
  對黎母的這種想法,傭人阿姨也很感動,她不覺得被利用,反而感動母愛的濃烈,傭人阿姨平常寡言少語,但人不笨,想到薪水,有了做事的念頭,等見到黎未渺,此生無法做母親的女人徹底打消離開的念頭,她把所有的心思都傾注到這個漂亮小姑娘的身上,像母親一樣。
  相同的,黎未渺也非常親近這位阿姨,十年之約已經過去,可彼此都沒有分開的念頭,哪怕結婚也要帶著她一起過來。
  黎未渺下了床,站在窗邊看外面的雨,「雨這麼大,他……」
  她沒說完,話裡的意思卻很清楚,傭人阿姨猜到也不說破,岔開話題讓黎未渺忘記不快的事情,「晚餐妳睡著沒有吃,是不是餓了,想吃什麼我來做?」
  黎未渺不語,傭人阿姨繼續說道:「也不能多吃,待會睡不著了,年輕人喜歡熬夜,這可不好。」
  傭人阿姨滿腹關心,黎未渺卻沒應承。
  等到轉身,她眼裡的遲疑已經變成堅定,看著傭人阿姨,「阿姨,幫我聯絡季霆深,問他幾點回來,我有事對他講。」
  「他在公司加班,今天雨這麼大應該會晚點。」如果事情很多,說不定還會住在公司,這種可能傭人阿姨沒說出口。
  「讓他儘早回來,我有事。」
  什麼事,傭人阿姨心裡有些不安,又不好追問,只得點頭,聯絡季霆深,轉述黎未渺的意思。
 
  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
 
  一個小時後,別墅大門被遙控器徑直打開。
  黎未渺從窗邊看到男人把車開進車庫,想到他待會就上來,扯動嘴角,笑不出來。
  季霆深走進客廳的時看到在廚房燉食物的傭人阿姨,他不冷不熱打個招呼,徑直上樓。
  看到男主人回來,阿姨暗自嘆了一口氣。
  季霆深來到二樓,卻沒有去黎未渺所在的臥室,而是進了隔壁房間。
  一進去,灰白色調的房間就讓人冷靜下來,這裡的一切比起黎未渺房間的米色調,看起來清冷很多,就連黑色調的大床,都沒有半點溫暖,何況房間裡極其簡單。
  季霆深沒有在房間停留,徑直走進浴室,等他收拾乾淨自己一身清爽走出浴室的時候,腳步因為房間裡多了一個人停頓下來。
  黎未渺坐在沙發裡,眼神裡有著不快,「你不知道我在等你?」
  不高興?
  只一句話就聽出女人情緒,季霆深不知道黎未渺哪裡不痛快,是因為自己加班還是別的,她應該早就接受自己忙碌這件事,如果是因為沒有立刻進她房間,男人沒有多餘表情陳述事實,「是妳要求我回家立刻洗澡。」
  黎未渺噎了一下,這的確是她的要求,只因季霆深在公司不只是副總,還經常和技術部員工交流,一群男人湊在一起抽菸說笑,身上亂七八糟的味道,每每回家都被她嫌棄,要求季霆深回來必須洗澡才可以進她的房間,才可以靠近她做點什麼。
  她只是因為男人履行的太好,一時忘了這是自己要求的。
  黎未渺表情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,「是我說的又怎麼樣,難道沒有例外,阿姨已經聯絡你,有急事。」
  「急事?」無論黎未渺怎麼不滿,季霆深都少有表情,男人有一張看起來不好親近的臉,哪怕五官優越,可氣質冷淡,尤其那雙淺褐色的眸子,一眼掃過只覺得遍體清涼。
  哪怕在自己的妻子面前,季霆深也沒露出幾分溫柔,冷靜回答,「如果是急事,為什麼不自己聯絡我?」他語氣平靜,看了黎未渺一眼,「那樣不是更快?」
  季霆深回來之前黎未渺還是冷靜的,結婚兩年多,馬上就二十五歲,她自覺已經褪去二十歲時候的莽撞,可現在看到季霆深不動聲色的樣子,黎未渺忍不住生氣。
  聯絡他有用嗎,就算自己在生死的時刻下意識撥了電話給他,這男人也只是報警,喝令她必須保持冷靜,和醉鬼的車保持距離,不能慌亂。
  黎未渺知道季霆深的話沒有錯,她的確是靠著冷靜才死裡逃生,可那些冷冰冰的話讓她劫後餘生又嘗到一點難過,從頭到尾,季霆深沒有安慰她一句,這男人心冷到什麼樣子。
  這念頭冒出來,黎未渺想質問,可想到自己不該提出這種過分要求,季霆深也不會主動學習做一個丈夫,學不會偶爾的浪漫和驚喜,學不會什麼時候該溫柔一點。
  黎未渺不想計較了。
  她忽略剛才的問題,「算了。」
  季霆深也不追根究底,「讓我回來,什麼急事?」
  他說著,慢條斯理換好了家居服,季霆深等待黎未渺開口,等她說完事情,他要去樓下廚房找些吃的,加班到現在晚餐還沒吃,已經腹內空空,他打算自己下碗麵。
  季霆深很少使喚阿姨,他習慣獨立,也告訴對方不用單獨為他準備什麼,自己回家時間不確定。
  現在這時候煮東西只能是給黎未渺,她也沒吃晚餐?不是胃不好嗎,為什麼不準時用餐,這個念頭從腦海閃過,季霆深想問兩句,又覺得多此一舉,阿姨都準備好了,為什麼還沒吃,自己問清楚也沒什麼用。
  把嘴邊的話咽下去,季霆深並不覺得哪裡不對,他習慣獨立,不習慣過分關心別人,哪怕是自己的妻子,「到底什麼事?」
  這一次黎未渺沒有扯東扯西,她說,「離婚吧。」
  什麼,離婚?
  季霆深像是沒聽懂黎未渺的話,瞇著眼睛打量她,他微微皺眉,「妳說……」
  黎未渺打斷他的話,「我們離婚。」
  她語氣堅定,沒有半點猶豫,徹底聽清楚的季霆深無言看她,「為什麼?」
 
  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
 
  為什麼,他居然還好意思問為什麼?
  黎未渺很想把婚後男人的斑斑劣跡歷數一遍,從他婚後第二天去公司,到兩年多時間裡從未送過一朵花,不清楚她的生日,不清楚黎未渺喜歡什麼,就連一個早安吻都沒有過,因為季霆深起床鍛煉上班離開得早,而她還在夢鄉,睜開眼就面對一室寂靜。
  這種種事情拿出來,無論放到每一段婚姻裡都顯得古怪而無趣,可黎未渺想了想,沒有說出來。
  她沒有資格抱怨這些,誰讓兩個人結婚就和普通相愛的男女不同。
  黎未渺和季霆深結婚是聯姻,並非是相愛。
  還是黎未渺主動聯姻,至於這樣做的原因,不像別人那樣因為被催婚,自從母親去世,已經沒人對她結不結婚感興趣。
  事實上,黎父對女兒的婚事是完全不在意的,他告訴黎未渺,作為父親很自信女兒的聰明樣貌,以她的美貌隨便找什麼男人都是招手即來。
  所以理直氣壯忽略女兒的長大,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大學畢業,不知道她修了什麼學業,甚至偶爾忽略她幾歲,打著給她自由的幌子,完全忽視這個女兒,一心投在家族企業和私生子的教養上。
  黎未渺知道自己有私生子弟弟,早些年母親離世,父親身邊花團錦簇,不可能不生下後代,甚至不止一個,畢竟他重男輕女,一直覺得女兒做不了什麼,只有兒子才能是繼承人。
  所以父女兩個彼此都清楚私生子的存在,只不過是黎父更卑劣一些,哪怕是對自己的兒子,也不急於接回來,他需要的是一個能幹的繼承人,而不是供養一個小祖宗,所以黎父等他們長大,等他們暴露本領,才肯把最有野心最優秀的那個認祖歸宗。
  最終,黎父找到了合適的繼承人,大概是多年的忽略和隱忍,這個弟弟本事大,性格卻極度惡劣,他進駐黎家第一件事是搶占自己地位;第二件是就是針對黎未渺,他把父親對自己的忽略歸咎於姐姐的爭寵,然後明裡暗裡搶奪黎未渺的東西。
  就是在這種境況下,剛剛畢業的黎未渺選擇結婚,她很清楚自己的父親重男輕女,不會讓自己管理公司,自己也沒掌控一切的興趣,但她不甘心屬於自己的東西被搶走。
  公司母親也有一份,所以黎未渺選擇了最簡單的方式,找個男人聯姻,穩固自己的地位。
  一個對公司無用的女兒對父親來說不算什麼,但攀到金龜婿,能帶來資源和合作的黎未渺不是,她分走的只有少部分,能帶來的卻是無盡可能,哪怕她婚後生反骨,兩個人的血緣在這裡,也足夠黎父藉用身分撈得盆滿缽滿。
  所以,聽到女兒的打算,黎父痛快答應她找到合適結婚對象就可以得到母親留下的資產。
  黎未渺也很乾脆,很快找到自己心屬的聯姻對象。
  季霆炎,和自己從小相熟算是青梅竹馬的好朋友,他性格溫柔,又是季氏最受寵的長房孫子,兩家勢力旗鼓相當,這場聯姻對誰都不虧,何況她和這男人熟悉的很,早就相處的好兄弟一般。
  既然這麼熟悉,也不需要敷衍,黎未渺很直接對季霆炎提了這事,她計畫的很好,卻沒想到計畫沒有變化大,在她對季霆炎提出聯姻要求後,向來乾脆的男人憋紅了臉,吭哧半天說了拒絕,坦白自己喜歡的是黎未渺的好閨蜜丁梓淇,還讓她牽紅線……
  再沒有比這更無語的事情,黎未渺壓根不知道兩個人什麼時候暗度陳倉,她先不爽,可看著閨蜜愧疚又放不開的眼神,心頭的不滿化作了祝福,黎未渺親自當伴娘看丁梓淇和季霆炎快速結婚,甜甜蜜蜜膩在一起。
  至此,她不得不另尋他人。
  就在她煩惱的時候,自覺愧疚的季霆炎推薦了一位人選,他同父同母的哥哥季霆深,當初季霆炎父母離婚各帶一子,現在哥哥要回歸本家。
  黎未渺需要聯姻搶奪屬於自己的財產,哪怕這個人是剛回來的季霆深,他的姓氏擺在那裡,就對自己有幫助。同樣的,季霆深空降本家,強敵環視,想要站穩腳跟,結一個穩固的婚姻關係是最簡單的。
  互利互惠,加上彼此境遇相似帶來的共情,思考之後,季霆深和黎未渺結婚。
  關於這場婚姻,他們約定彼此自由,不能干涉對方私事,但也必須保證忠貞,不能因為對方成為笑柄,黎未渺欣然接受,她享受生活,卻對男女那點事不感興趣,這要求正合她意。
  至於季霆深,一開始表現得也很好,結婚搬到小別墅,他們沒有同房,住在相鄰的兩個房間,彼此之間互不干擾,偶爾還能給彼此一些良好的建議。
  這種平靜直到婚後四個月,黎未渺母親祭日的一場家祭,她喝醉了又哭又鬧,扯著季霆深領帶上了自己的床。
 
  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
 
  一夜後,黎未渺差點下不了床,看著慘兮兮的女人,季霆深表情嚴肅,他難得露出幾分自責,沒有因為黎未渺先主動而推脫責任,季霆深說他會負責,黎未渺也因為男人少見的耿直笑出聲。
  季霆深在生意場上大刀闊斧雷厲風行,長得又那麼好,沒想到男女事情上這麼純情。看著難得笨拙的男人,黎未渺笑得停不下來,她心頭的陰霾盡數被男人驅散,結婚四個月,第一次覺得結婚對象有趣。
  慢慢的,有什麼變了,一次的意外變成幾次,滿足彼此身體需求成了約定,季霆深搬進了黎未渺臥室。
  這場婚姻維持了兩年多,他們做的次數也多到數不清,這中間,季黎兩家合作頻頻,把北部三大企業的平衡打破,侵吞了另一家劉氏不少領地。
  而季霆深,也從被季家上下嘲諷到嶄露頭角,他的地位越來越堅固,再也沒人打趣他身為季父親生子卻被母親帶走有沒有怨氣。
  反而屢屢有人在季父面前進言這個兒子的優秀,他長於市井都這麼精明幹練,如果從小鍛煉必然能帶著季家更進一步。
  甚至有耿直的長輩直言,心慈手軟的季霆炎遠不如這個哥哥適合掌控季家,漸漸的,季霆深再也不是當初的他,這個男人儼然成了商場最炙手可熱的新貴,只可惜這位新貴回歸就聯姻,讓許多人遺憾。
  反觀黎未渺,她得到了母親的資產卻無心打理,自知沒有作生意的天賦,聘請職業經理人打理產業。
  黎未渺知道季霆深現在變得有多優秀,多麼引人注目,所以她很識趣地不擾亂男人的腳步,撐起男人的虎皮把自己籠罩起來,心安理得地享受人生,像母親期待的一樣快快樂樂。
  在對自己的絕對有利的情況下,她以為這場婚姻會很持久,畢竟結婚這點玩意就是利益,她和季霆深在一起能源源不斷得到幫助,何況離婚後自己未必能找到第二個穩固的靠山。
  季霆深卻絕對不會缺女人,尤其自己這種毫無幫助的花瓶……所以選擇離開才是傻子,可意外就在她半個月前遇到的這場車禍上。
  這場車禍突然,黎未渺和丁梓淇好運氣的只是輕傷,有驚無險,可車禍逃生並不是結束,死亡差點降臨的恐懼給她們留下不少陰影。
  不同的是,就在她們被送到醫院檢查身體時,丁梓淇老公,和自己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季霆炎得到消息馬不停蹄趕來,抱著妻子柔聲撫慰,恨不得把她含在嘴裡。
  而季霆深卻只是開完會姍姍來遲,確定黎未渺沒有大礙後,直接讓她醫院觀察幾天,待了不到兩個小時就離開。
  雖然沒大傷,可遇到車禍總要多休養,從醫院回來傭人阿姨眼淚漣漣,翻來覆去碎碎唸她不能開車太快。而自己的丈夫季霆深始終很冷靜,他告訴黎未渺肇事車輛的後續他來解決,也給她聘請了司機,不准她私自開車。
  然後男人就這麼冷靜地工作回家,兩點一線,哪怕在車禍後第十天,想親近黎未渺未果,反被她踢下床後,也只是沒什麼表情讓她休養,搬回了原本的臥室。
  一牆之隔,黎未渺突然對婚姻失望了。
  她想到季霆炎對對丁梓淇關懷備至的模樣,從未有過的芥蒂湧上心頭,她不懂好友輕易得到的幸福,為何自己沒有,也不懂明明是兄弟倆,自己和丁梓淇都嫁進了季家,怎麼遇到的男人完全不同,越想,對季霆深更加不順眼。
  這一場生死間的車禍讓她覺醒,向來不屑與感情糾葛的黎未渺突然也想要一個會關心自己的丈夫,想在無助的時候有人擁抱,可惜季霆深不會關心自己,兩個人只是合作,哪怕上床後自己對這段婚姻變得不同,他也沒變。
  婚後兩年來,這男人除了床上情到濃處暴露一些情緒,平時半點不熱情,就連她出車禍都不關心。
  除了睡她,季霆深對自己完全不感興趣,既然如此,何必繼續,反正該自己得到的財產到手,季霆深也站穩了腳跟,當初合作的契機達成,分開也不算違背約定。
  黎未渺決定離婚,另覓良緣,她拿過擺在床頭的紙張,冷淡說道:「這是離婚協議,我們資產都是各自打理,不用分割,很簡單。」
  她篤定自己這個選擇是對的,所以不猶豫,看向季霆深,「簽字吧。」
  空氣像是凝滯了,片刻後,季霆深拿起了離婚協議書,男人面無波瀾的翻看,順手撕了。
  「不離。」
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
電子信箱:
諮詢內容:
驗 證 碼:

貼心提醒:書籍若有倒裝、毀損、缺字可換書,請與客服聯絡。

Tel: +886-4-7747612
Email: service@mmstory.com
 

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75元) 
基本運費: NT$75元
免費範圍: 購物滿NT$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75元) 
基本運費: NT$75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60元
免費範圍: 購物滿NT$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6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1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16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2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10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10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2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4-20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7-14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7-30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站外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