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全部分類>點點愛>點愛套書 > 商品詳情 【套書特賣】招福娘子《全四冊》
【3折】【套書特賣】招福娘子《全四冊》

從沒想過,自己一朝穿越,竟成了外表清秀,身姿柔弱的小美女, 不但皮膚白嫩,一雙纖纖玉手也沒做過什麼粗活,一看就是個楚楚可憐的。 只是做美女不容易,尤其是穿到窮困小村子裡當美女更不容易, 才剛十四歲就有人家上門說親。雖然這門親事不是父母之命、 媒妁之言,王梅卻沒想過退了李家這門親事。 外傳李梁這漢子,不但有手藝,還讀了點書,長相剛硬,體格也算強壯, 十里八村的人都說他老實,這樣的男人應該會是疼她的良人吧?

會員價:
NT$2903折 會 員 價 NT$290 市 場 價 NT$960
市 場 價:
NT$960
作者:
謝惟愛你
出版日期:
2014/05/06
分級制:
普通級
促銷活動
  • 評分:

  • 購買次數: 點擊次數:
  • 評價:

    0

購買此者還購買
夜夜難寐
NT$73
銷量:321
婚後千千夜
NT$73
銷量:390
一夜換一婚
NT$73
銷量:296
一百零一夜
NT$73
銷量:292
夜劫
NT$73
銷量:281
半夜哄妻
NT$73
銷量:251
【經典推薦】十年一夜
NT$65
銷量:250
可惜了初夜
NT$73
銷量:234
皇商家的嬌妾
NT$73
銷量:231
離婚有點難
NT$73
銷量:240

錢不是萬能,但沒錢是萬萬不能!
見錢眼開的小財迷怎麼能忍受這等貧窮?
且看這位小娘子如何招來福氣帶領大家奔向富貴。
起點女生網的百萬人氣作家「謝惟愛你」,
用溫馨的情景、真摯的情誼來打動您的心!

從沒想過,自己一朝穿越,竟成了外表清秀,身姿柔弱的小美女,
不但皮膚白嫩,一雙纖纖玉手也沒做過什麼粗活,一看就是個楚楚可憐的。
只是做美女不容易,尤其是穿到窮困小村子裡當美女更不容易,
才剛十四歲就有人家上門說親。雖然這門親事不是父母之命、
媒妁之言,王梅卻沒想過退了李家這門親事。
外傳李梁這漢子,不但有手藝,還讀了點書,長相剛硬,體格也算強壯,
十里八村的人都說他老實,這樣的男人應該會是疼她的良人吧?


精彩章節搶先閱讀

 

  
  第一章

  許如穿著兩隻灌滿水猶如千斤重的鞋子,在滂沱大雨中狂奔,手中還不忘抱著她的幾本精神食糧,穿越小說。
  「Shit!有沒有搞錯呀,下那麼大的雨,我怎麼那麼倒楣呀。」突然撲通一聲中斷了許如的抱怨,除了頭部傳來一陣劇痛之外,就什麼都不知道了。
  「嗯……」好痛呀,我這是怎麼了?許如費力地睜開彷彿被膠水黏住的眼睛,一時之間回不過神來,眼珠子一動,「這是什麼呀?難道頭頂上的就是傳說中的蜘蛛網,我的媽呀,我不是在作夢吧?」許如抬起手使勁地掐了自己一下,痛是唯一的感覺。
  這不是夢?那這是什麼地方?我為什麼在這呀?還有我為什麼動不了呀?受傷了嗎?
  許如感覺自己的頭好像被什麼東西糊住了一樣,什麼都想不起來了,她用力地晃了晃腦袋,呃,痛死了。
  記得剛剛她去租書店租了幾本小說,出來的時候遇上了大雨又沒有帶傘,只好冒雨回家,在路上正罵著這鬼天氣呢,然後呢?
  哦,對了,不知是哪個缺德鬼把下水道的蓋子給拿走了,當時下著大雨看不清路,她一不小心就踩了進去,跌到下水道裡了。
  可是自己也不應該在這裡呀,不是應該在醫院嗎?她再次仔細地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,茅草屋。
  真的別懷疑,這是真正的茅草屋,屋子裡面只有自己睡的這張床,床邊有一張黑乎乎的櫃子,還有一個破舊的桌子,桌子大概是用來吃飯的,因為桌子上有一個滿是缺口的碗,還有一把不知道修了多少回的凳子,然後就沒了!
  媽呀,夠貧困的,許如看完後對此徹底無語了。
  可是不對呀,自己怎麼會在這裡?正在許如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原因的時候,一個詞快速地閃進她的腦海,穿越,難道真的是穿越了?
  不是吧?雖然自己沒事就愛看看穿越小說,也羨慕小說中女主角混得風生水起,還有一大堆的美男圍在身邊,但是輪到自己怎麼就不是那麼回事了,而且這家怎麼就那麼的窮呢?她有那麼倒楣嗎?
  許如還在那糾結著自己十有八九穿越了的事實,就聽見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來,「姑姑、姑姑,妳醒了嗎?姑姑……」
  許如一抬頭就看見了一個看起來三四歲、長得虎頭虎腦的小男孩,正艱難地跨過那高高的門檻,一頓一頓地往自己的床邊跑來。
  許如費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,看著小男孩撲到床邊。
  「姑姑……」小男孩帶著小孩特有的糯軟的聲音,剛剛跑得紅彤彤的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,還有兩個可愛的小酒窩,頭上留著一小撮頭髮,睜著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許如,那樣子要有多萌就有多萌,看得許如真是稀罕死了。
  「欸……」許如一把抱起小男孩,放在床上。
  其實在聽到小男孩叫她姑姑的時候,許如就十分肯定自己真的穿越了。
  許如在現代的時候是個孤兒,上的是個農業大學,當時還是貸款上的,以至於一出學校就背了幾萬元的債,為了還債,不僅要上班還找了好幾個兼職,每天都早出晚歸,唯一的娛樂就是看看小說。
  現在卻因租小說而穿越到了古代,債也沒了,也許還可以憑藉著自己現代的知識發發小財,找個老實的人一起過過好日子,想到這裡,許如也就安了下心,隨遇而安吧。
  「姑姑,妳終於醒了,我可想妳了。」
  「想姑姑了呀?來告訴姑姑,有多想呀?」許如在現代的時候就特別喜歡孩子,此時看見這麼可愛的孩子早就心癢難耐了,忍不住開始逗逗他。
  「有那麼那麼多想呀。」小男孩用手做了個大大的樣子,嘴還微微嘟著,溼漉漉的大眼睛,真的是太卡哇伊了。
  哎呀,受不了了,怎麼會這麼可愛呀,「有那麼想呀?我也想你了,也有那麼那麼想。」許如也照著做了個樣子後,做了一個期盼已久的動作,用手輕輕地掐了小男孩的臉。
  哇塞,手感也忒好了點吧。
  「姑姑,妳又掐我,哥哥說會把臉掐大的,以後我就不好看了,就娶不到媳婦了。」
  「呵呵呵……就你這小屁孩,想娶媳婦呀?哈哈哈哈……」
  「姑姑,不許笑,真的,我以後要娶一個像姑姑那麼好看的媳婦。」孩子特有的糯軟聲音拉著又軟又長的調,再搭上小男孩一本正經的臉色,這場景要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。
  「呵呵呵呵……天哪,太好笑了,呵呵呵……」許如一手抱著小男孩,一手捂著肚子,笑了個花枝亂顫。
  「不許笑、不許笑嘛,姑姑壞死了,不許笑了,再笑我就不理妳了……」
  「小妹,妳醒了呀。」門外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,大概在外面聽見了笑聲。
  「爹爹,是爹爹的聲音,爹爹回來了。」小男孩挺著肚子掙扎著下了床,踏著兩腳丫子歡快的向門口跑去。
  「爹爹,姑姑醒了,剛剛還跟我說話了。」
  「真的嗎?是不是虎子又去吵姑姑了,姑姑才醒的?」
  「沒有沒有,是姑姑自己醒的,不信你去問姑姑,爹爹,走,和我一起去看姑姑,走啦走啦,快點。」
  「好好好,一起去看姑姑。」
  不像門外的歡聲笑語,床上的許如正在糾結著如何度過眼前這一關,怎麼辦?怎麼辦呀?要不就像以前穿越的前輩們一樣裝失憶,好,就這麼辦,死馬當活馬醫,不成功便成仁。
  許如緊張得連成語都亂用了。
  「梅子,妳醒了呀。」
  看著門口抱著小男孩的男人,這應該是對她說的吧,那她應該叫他哥,沒錯吧?許如在心裡暗忖著。
  「哥,嗯,我沒事了。」許如暗暗地觀察著這男人的臉色。
  「沒事就好、沒事就好,妳這丫頭可嚇死我們了,妳說妳怎麼就那麼不小心,連洗個衣服也能掉進河裡去,多虧了隔壁村的李家老二救了妳,妳以後做事一定都要小心點,別毛毛躁躁的,知道不?」
  「知道了,哥,我以後會小心的。」
  「梅子,妳是真的好了吧。」
  「嗯。」
  「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呀?妳有不舒服的地方要告訴大哥呀。」
  「嗯嗯。」
  「以後做事可千萬不要再莽莽撞撞的呀,一切要小心為上呀。」
  「嗯嗯嗯……」
  「梅子……」一個沒聽過的聲音響起。
  一個穿著滿是補丁麻衣的婦人,放下手中的鋤頭就跌跌撞撞的向床邊奔來,「梅子,妳終於醒了,妳這孩子是怎麼回事呀?妳想要嚇死妳嫂子是不?妳怎麼就不小心點呢?還好這次沒事,要是有下次……嗚嗚嗚……」婦人滿是擔憂和恐懼的眼睛裡注滿了淚水,聲音也帶著哽咽。
  「嫂子,我沒事了,我以後會小心的,妳別擔心了,妳看我這不是沒事嗎,對不起,讓嫂子擔心了,嗚嗚……」許如的淚水嘩啦啦地掉了下來,「嫂子,妳別哭了,我真的一點事都沒有了。」
  「好了,都別哭了,沒事就好,還哭什麼?」大哥發話了,他雖是這樣說,可是眼角也是紅紅的。
  嫂子聽了也把眼淚擦乾,「嗯,都不哭了,醒了就好,梅子,妳餓了吧?都那麼久沒有吃飯了,嫂子去給妳煮好吃的,啊,等著,嫂子現在就去煮。」
  「嗯,我最喜歡吃嫂子煮的飯。」
  「小丫頭,就會哄我開心,好了,我去煮飯了,虎子,走,和娘一起去煮飯,別在這打擾你姑姑休息。」
  「哦。」
  「梅子,妳好好休息,我下去煮飯,等會就可以吃了。」
  「我知道了,嫂子,妳去忙妳的吧,我沒事了。」
  嫂子左手拉著虎子,右手推著大哥出門了。
  許如擦乾臉上的眼淚,哎,總算是過關了,還好這家人都忒樸實,都不是有心眼的人,不過看得出來,他們對這個叫梅子的非常好,他們的眼神、動作、神色都充滿了關心。
  許如在現代是一個孤兒,沒有享受過絲毫的親情,沒有想到穿越回古代可以好好地體驗一下親人的關心,真是太好了,所以剛剛面對嫂子濃濃的擔憂,她也就情不自禁地真情流露了,在那一刻,她情願她就是梅子。
  對,從此刻起,許如就是梅子,要在古代好好過好梅子的一生。

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初夏的陽光透過樹的縫隙,在地上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光暈,讓整個大地都充滿了溫暖的感覺,微風輕輕地吹過,拂起了楊柳的枝,蕩漾了小溪的水,農民個個都扛著鋤具,往返在家與田野之中,村裡的牛叫聲都為眼前這幅農村初夏圖撒上了濃墨豔彩。
  許如,不,應該說是梅子,就在河邊洗衣服,洗著洗著,思想早就飛到十萬八千里去了。
  到古代已經一個月了,總算將這裡的事情弄得差不多清楚了,如今是齊朝,此齊朝並非七國中的齊國,而是一個架空的朝代,當今皇帝是齊元帝,而現在是齊元帝八年,也算是國泰民安吧,近幾十年都沒有什麼大戰役,農民的日子比較安穩。
  這個村子叫做王家村,王家村地處南北交界的地方,穀子麥子都可以種,但是就梅子這一個月的觀察,這裡沒有人家種麥子,都只種穀子,大概是風俗的緣故。
  村子裡大概百來戶人家都姓王,都是祖祖輩輩在這裡定居的,老老實實的農家人,梅子家就是這王家村中的一戶農民,隔壁村就是樟樹村,梅子的救命恩人就在樟樹村。
  她的名字叫王梅,今年十四歲,還差半年就十五了,長得一點也不像是村裡人,是個清秀小美人,皮膚白嫩白嫩的,像煮熟剝了殼的雞蛋那般光滑,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、櫻桃小嘴,一雙手大概也沒有做過什麼粗活,雖說沒有像千金小姐的手那樣珠圓玉潤,但是比起村子裡其他姑娘的手也算是天差地別了。
  身高大概有一百六十公分左右,身姿柔弱,讓人一眼看上去就感覺楚楚可憐的。
  對於這段時間王梅個性上的變化,家人也都沒有放在心上,大概認為女孩子的性子本來就多變吧。
  家中除了王梅,還有她第一天就見過的大哥、嫂子,大哥叫王大力,有二十七歲了,嫂子是隔壁李村的,叫李慧,也有二十五歲了。
  她大哥有兩個孩子,都是兒子,小兒子就是那天見過的虎子,大名叫王本貴,今年四歲;大兒子那天在學堂沒有見到,叫王本先,大家都叫他先哥兒,今年也有十歲了。
  王梅的爹娘很早就死了,原本還有個二哥,但在五年前時,因為家裡實在是窮得揭不開鍋了,於是就自願從軍去了,至今都沒有回來,也不知道是生是死。
  王梅是最小的,由於爹娘死得早,基本上是大哥、嫂子拉拔長大的,對王梅完全是對女兒一樣,所以那天嫂子才會那麼傷心。
  大哥、嫂子都是那種純粹的村裡人,老實巴交、樸實無華的,每天就跟泥土打交道。
  根據大哥、嫂子的說法,大姪子從小心眼就忒多,只有他騙別人的份,從來就沒有見過他被別人騙,而且讀書很有天分,所以至今還在學堂裡讀書,要知道他這個年紀在農村裡,大多數都已經幫著家裡幹農活了,大哥、嫂子看他讀書好,老師也誇他勤奮、是個可造之材,才每年花上一大筆錢去供他讀書,就盼他有朝一日能金榜題名、光宗耀祖。
  總而言之,王梅這家人都是以前許如在現代期盼已久的家人的性格,嫂子的賢慧包容和在她身上滿滿的母愛,而大哥雖然不愛說話,但卻是個憨厚又愛護家人的男人,王梅清清楚楚的從他眼裡看見了他對自己的寵愛,就像自己夢寐以求的父親一樣關心自己。
  至於大姪子,還真是個聰明的傢伙,就這一個月的觀察,王梅很肯定他真的是天賦異稟,先不說狀元什麼的,考上個舉人也不是沒有可能的。
  而王本貴這個可愛的小傢伙,許如在現代的時候就考慮過不結婚,因為沒有男人會為她背上那麼一大筆債,所以就想去孤兒院領養一個孩子,沒想到在實際行動之前,自己就穿越到了古代,更沒有想到的是,在古代有這麼一個惹人喜歡的孩子在等著自己,因此她對王本貴更是愛得不行、寵得厲害。
  有這麼一家人圍繞在自己身邊關心著自己,王梅每天都在家人的愛中迷迷糊糊地度過,哪還會想起現代時那冷冷清清的日子呀,早就打算安心在古代快快樂樂地經營自己的新生活了。
  有家人緊張著自己是好事,不過太緊張就不是什麼好事了吧。
  這一個月以來,家人就好像把她當成紙糊的一樣,什麼事都不讓她做,只要她一動或準備做些什麼事,馬上就會有人跳出來接手她要做的事,弄得她在家裡就是一個茶來伸手、飯來張口的廢人模樣。
  尤其是王梅看到一家人為了農事忙得席不暇暖,大哥、嫂子都黑了一圈,更瘦了好幾圈,連先哥兒都去幫忙了,而她這麼大一個人了,卻還待在家裡帶虎子,什麼都做不了,心裡急得火燎火燎的。
  家人越是這麼關心著自己,王梅就更想為家裡做點事情,想說服大哥、嫂子讓她洗衣服,但大哥、嫂子卻硬是不肯,最後還是她使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爛手段,並加上無數的保證絕不會再掉進河裡,才換得洗衣服的差事,總之是一言難盡呀。
  「梅子,妳衣服都洗了一個時辰了,還沒有洗完呀?」王二丫的叫喚聲打斷了王梅的走神。
  「哦,二丫姐,我就快洗完了,妳洗完了呀?」
  「對呀,我先回家了。」
  「好,二丫姐妳先走吧,我也快了。」
  「嗯。」
  王二丫是隔壁王貴家的二女兒,因王貴比王大力大了幾歲,所以王梅就叫他貴哥,王二丫長得水靈水靈的,而且身姿窈窕,是村子裡有名的一朵花,如今已經十六歲了,上門求親的人都快把門檻踏爛了,可是貴嫂存了攀高枝的心,硬是一個都沒有答應,打算把她家王二丫嫁入有錢人家做少奶奶吃香的、喝辣的。
  說起婚事,王梅就想到了自己的婚事,好不容易在古代有了這麼一個溫馨的家,有了這麼一群可愛的、可親的家人,卻在第二天就被告知,自己將會在不久的一年半後離開他們,這簡直就是晴天霹靂,劈得她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,人就是來受罪的呀……
 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,一個月前王梅不是掉下河了嗎,正好隔壁村的李梁路過救了她,而兩人就因此有了身體上的接觸,古人不都認為男女授受不親嗎,那這樣她的名譽不就被毀了嗎,誰知那李梁倒是個有良心的人,自己上門來提親,於是這兩人的親事就這樣成了。
  依許如的觀點來說,定是那李梁看上了王梅的美貌,所以來佔便宜的,要擱以前,這門親事可不是那麼容易就成的,畢竟王梅長得那麼好看,要是李梁救的是一個醜不拉幾的醜八怪,看他還會不會傻傻地去求親,用古人的一個詞說就是男人本色。
  她一知道自己的終身大事已定,第一個感覺就是想要揹著包袱逃之夭夭。
  這還得了,自己的一生就要斷送在一個大男子主義、三妻四妾,古代古董的老男人手裡了,真是有夠老的,也許都大自己好幾百、幾千歲了,太可怕了……
  還好有最後一根稻草拽住了她,對家人的不捨之情。
  最後王梅決定先打探一下那個男人的消息,要是他還過得去,沒有什麼大毛病,比如嫖賭或打女人……就勉強自己接受一下,要是他真的人品有問題,那自己就真的要另作打算了。
  當然這打探的人非王本先莫屬,在得知這李梁不賭不嫖也不打人,而且在村子裡是勤快出了名的,人也特老實後,她就放下了一半的心,為什麼是一半呢?主要是因為她還沒瞧見過真人,而且人是會裝的,結果就是她接受了這門親事。
  哎,做個美女也不容易呀,尤其是村子裡唯二的美女更是不容易呀,要是自己長得不好看,就不會有這門親事,也沒有人會來提親了,那自己該過得多逍遙自在呀,美女太不容易了。
  王梅抬頭望了望天,這太陽怎麼就到頭頂上了呀,哎,這走神走得也忒久了吧,她把洗好的衣服收好趕緊回家去,要不然大哥又要來找人了。
  「梅子,妳洗衣服怎麼洗那麼久呢?還以為妳又掉進河裡去了。」老遠就聽見大哥那粗獷的聲音,果不其然,抬頭就看見大哥氣喘吁吁的向自己跑來。
  「大哥,我沒事,就是洗衣服比較慢,你看我這不是什麼事都沒有嗎,你們都別擔心,我會照顧好自己的,以後你們就不要來找了,我真的沒事。」
  「我這不是擔心妳嘛。」
  「大哥,你們幹完活還要來找我,會累壞身子的,我會好好的,而且身子已經好了,可以幫家裡幹活了,哥,你就讓我幫家裡幹活吧。」
  「好,好好的,幹活的事以後再說吧,啊。」
  「大哥……」

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到了吃飯時,王梅也體會到家人的溫暖。
  「來,梅子,多吃點,啊。」
  「嗯,嫂子,我知道了,你們也吃呀,不要只給我挾菜,你們也吃呀。」王梅看著自己碗裡滿滿的菜,還有兩個大荷包蛋連碗都蓋住了,而嫂子還在不停地給自己挾菜,差不多所有的菜都已經在自己碗裡了,桌子上的幾個盤裡就只有幾根青菜了。
  「來,先哥兒,每天上學堂學習很累吧,就應該補充補充營養,來吃個荷包蛋。」王梅迅速地把自己的一個荷包蛋挾給先哥兒。
  「虎子虎子,過來姑姑這,咱虎子正是長個的時候,吃了荷包蛋才會長得高高壯壯的,以後來保護姑姑。」王梅如又挾了一個荷包蛋給虎子。
  「梅子,妳這是幹嘛呀,這是特地給妳養身子的,快吃吧,虎子,聽話。」
  「沒事,嫂子,我身子早就好了,不信妳看我多紅潤呀,真的,我好了,虎子和先哥兒正是長身體的時候,就該給他們吃,給我吃了也是浪費,我都吃了一個月了,少吃一兩個沒事,先哥兒、虎子快吃。」
  「娘……」王本貴拉著長長的調,看來是饞得不行了。
  「好,姑姑叫你們吃就吃吧,先哥兒你也吃吧。」
  「哦。」
  「真好吃。」王本貴抬起他的虎頭虎腦,有如一隻小饞貓,那張紅嫩嫩的小嘴兒上糊了一圈油,再加上那特滿足的表情,逗得一家人都笑開了花。
  「呵呵呵……」
  「哈哈哈,太可愛了。」
  「這小子,哎……」李慧的笑忍都忍不住了。
  「對了,嫂子,我們明天是要種玉米嗎?」
  「對呀,明天去田裡鋤完草就去種玉米,怎麼了,好好的問這個做什麼呀?」
  「嫂子,玉米明天就讓我去種吧,我想去種玉米。」
  「不行。」李慧還沒說話,王大力就先跳出來阻止她。
  「對呀,梅子,妳身體還沒有好,種什麼玉米呀,玉米有妳嫂子種,妳就別操心了,在家好好休息啊。」李慧也是一臉著急的樣子。
  王梅連忙道:「嫂子,我早就好了,我就是要去種玉米,你們就讓我去吧,大哥、嫂子你們就依了我吧,在家都待得快發霉了,求求你們了,我就是要去種玉米。」軟招硬招一起出,看你們同不同意。
  王梅實在是在家待得太無聊了,看到家中一個個忙得團團轉的,自己卻無所事事,太想為家裡幹點事,多添點賺錢的門路改善家裡的條件,這才想起種玉米。
  王大力和李慧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的,還是猶猶豫豫的,最後還是王大力看見王梅一臉堅定的樣子才勉強同意了,「好,妳去種玉米可以,但是不要累著自己,慢慢來,不急知道嗎?」
  「太好了,大哥、嫂子,你們都太好了,我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的,玉米地我來了,我一定會種出又大又好吃的玉米的,呵呵。」
  「瞅瞅妳這丫頭開心的樣,種玉米有那麼好玩嗎?」李慧笑著搖了搖頭。
  「開心、太開心了,呵呵呵……」
  「姑姑,我也要去、我也要去,好玩好玩!」
  「好好,虎子也一起去,去照顧姑姑,呵呵。」
  「好……」滿屋子裡都是王本貴的笑聲。
  其實王梅想種玉米,就是想試試套種玉米和大豆。
  在這窮山溝裡別說是牛奶,就是肉也是一年沒有吃幾回,最多就能吃雞蛋,那還是家裡人捨得,一般人家是捨不得的,王梅吃雞蛋還是因為她大難不死,若無特別情況,雞蛋都是要拿到鎮上去賣的,所以這營養就嚴重跟不上呀。
  王梅這不就想到了大豆嗎?沒有牛奶還有豆漿也是好的,嘻嘻嘻……還可以美美容呀。

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第二天,王梅說幹就幹。
  「虎子,走,跟姑姑種玉米去。」王梅扛著鋤頭。
  「好,種玉米咯!」王本貴蹦得老高,小臉很是興奮,紅撲撲的,一步走三步跳的跟在王梅後面,嘴裡還巴拉巴拉的說個不停。
  「這孩子,怎麼就這麼高興呢,虎子就跟他姑好……」後面傳來大哥、嫂子含含糊糊的說話聲。
  種玉米的地不需要太好,一般就成,最好是沙土,而且玉米人可以吃,玉米棒子還可以餵豬,一舉兩得。
  玉米和大豆的套種,一般玉米行間套種,採用穴播,大豆每穴四到六粒,出苗後留二到三株;玉米大豆套種採用二比一開墒播種,墒面平鋪地膜,六十五公分墒面,種兩行,株行距:三十公分乘以四十公分,打塘播種,每塘四到六粒,出苗後定苗三到四苗。
  「來,虎子你就坐在這,幫姑姑看著種子,不要讓小鳥吃了,好吧?」王梅拿出帶來的小凳子,其實是怕太陽晒著虎子,哪有什麼鳥呀。
  「好,虎子一定會幫姑姑看好種子的,要是有小鳥來,虎子一定把牠們趕得遠遠的。」王本貴說罷還揚揚自己的小拳頭。
  「嗯,虎子是最乖的,姑姑最喜歡虎子了。」王梅還親了親虎子的臉。
  「嘻嘻嘻……虎子也最喜歡姑姑。」王本貴羞紅的小臉還有那淺淺的小酒窩,怎一個萌字了得。
  「姑姑去挖地了。」
  「嗯。」
  王梅先是把地都鬆了一遍,其實地不大,也就是兩分地左右,但是對於已經四五年沒有碰過地的人來說,這就是個艱巨的任務了,好不容易她把這兩分地都給翻了一遍,也把洞打了,已經是累得腰都直不起來了,好不容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走到陰涼處,啪的一聲直接坐在了草地上,哪還管得了乾不乾淨呀。
  王梅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,臉通紅通紅的,她一邊用袖子不停的擦臉上的汗,另一隻手不斷地搧風,只差沒把舌頭舔出來了,不過看著翻新的地,一股自豪的感覺油然而生,呵呵呵,這是她翻的地。
  「姑姑,累不?虎子給妳擦汗。」
  「不累不累,有虎子擦汗就更不累了,走,虎子,我們一起去點種子了。」
  「好,點種子,點完種子就會長出大玉米,姑姑就給我們做好好吃的玉米餅了,我一個、姑姑一個、爹一個、娘一個、哥哥也一個。」
  「好,給虎子做最好吃的玉米餅。」
  王梅手中拿的是玉米種子,王本貴手中的是大豆,兩行玉米間種一行大豆,玉米和大豆一次播四五粒在一個坑裡。
  王本貴還小,不過數數還行,每次都數五個大豆,小心翼翼地放在坑裡,那認真的樣好像在做什麼大事似的。
  王梅不一會兒就把自己的玉米種子撒完了也埋好了,看見虎子一心一意的數大豆,就跟在他後面把他撒了的種子埋好。
  「姑姑,我都種好了。」王本貴刷的一下蹦了起來,但因為蹲得太久了,身子一下子沒有站穩差點摔倒了,還好跟在後面的姑姑接住了他。
  「小心點,不要摔了,姑姑看見虎子種好了,虎子好棒呀。」
  「真的嗎?」
  「真的,虎子是最棒的。」
  「呵呵呵……」
  「走了,虎子,回家囉!」王梅把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好放在籃子裡,再用鋤頭扛著籃子,一手扛著鋤頭,一手牽著虎子回家了。
  「姑姑,玉米還要多久才會長出來呀?」
  「大概還要三個多月吧。」
  「還要那麼久呀,能不能快點呀?」
  「不可以哦,對了,今天開心嗎?」小屁孩的問題有點難度了,王梅趕緊轉移話題。
  「開心!」
  「那以後我們再一起來好不好呀?」

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距離種玉米那天又過了好幾天了,王梅又無聊了,畢竟玉米不是天天可以種的,而且天天種自己也吃不消。
  「無聊呀無聊……」王梅躺在樹下的竹椅上無病呻吟著,大哥、嫂子去幹活了,先哥兒去學堂了,虎子也耐不住天天待在家裡,跑出去跟他的小伙伴玩去了,就只有她孤孤單單一個人。
  「真他媽太無聊了……」想想古代的女人天天要幹嘛呢,不然真的會被悶死的,沒有電腦、沒有手機、沒有小說、沒有遊戲,哎,真的是快瘋了,讓不讓人活呀,要不學學古代的女人,反正自己也快嫁人了,也該融入這社會了,如果不會被別人瞧不起的話,趁著現在有時間,能學多少就是多少。
  繡花?想想都頭痛,學是一定要學的,不過現在也沒有人教呀,至於無師自通她想自己還沒到這地步吧,沒有這天分。
  種田?倒是想去,不過大哥、嫂子死都不讓,沒有辦法,只好自己讓步。
  生孩子?自己一個人想實踐也實踐不起來呀。
  家務?好像也差不多,不就是洗衣做飯、餵豬打掃嗎,也沒有什麼不會的呀,雖說不是最好但是還是拿得出手的。
  想當初在孤兒院,自己幫著院長什麼沒有幹過呀,不過到了這,自己還真沒有下過廚房,要不今天就來練練自己的手藝,看看有沒有生疏,反正快吃晚飯了,王梅跳下竹椅往廚房走去。
  打開櫥櫃的門看了看,還真是窮呀,只有兩株大白菜,還有一些乾的胡蘿蔔和韭菜,幾株榨菜和一些辣椒,沒有一個葷的。
  王梅不死心地在裡面翻找了好久,還是沒找到其他的東西,哎,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呀,就這些菜哪能體現出自己的水準呀,她一個勁地唉聲嘆氣。
  對了,前幾天好像聽嫂子說隔壁強哥家殺了豬,剩下好多豬下水沒有人吃,就給隔壁家都送了一些,自家好像也有,前幾天沒注意聽也沒有在意,不過現在就大有用處了。
  經過一陣翻箱倒櫃,終於找到了,哈哈哈哈,終於可以大顯身手了,指不定以後還可以開個小飯館呢,那錢就擋也擋不住呀,哈哈哈。
  打開一看,這東西還真不少,大概是古代的人都不太會做,而且豬下水的味道也不好聞,做得不好的不僅不好吃還有一股臭味,所以古代的豬下水很便宜,一般就是用來壓秤白送的。
  有豬肚、豬肝,還有腸子、腰子,太好了,今天終於可以大飽口福了。
  先來個爆炒豬腸,這道菜最難得的就是把豬腸的臭味去除乾淨了。
  首先要把腸子清洗乾淨,用小棍子套住腸子把腸子翻過來,把裡面的油和髒東西全部洗乾淨,然後將洗乾淨的大腸,放在準備好的洗米水裡浸泡一會兒,能將異味去除得更乾淨,放到水裡煮,再把它切成小段,和切好的辣椒放在鍋裡爆炒,其中加點蔥、加點薑、加點酒、就成了。
  嗯,太香了!看來自己還真是有那天分呀,今天給全家一個驚喜,一定讓他們都多吃一碗飯,嘻嘻。
  再來個韭菜炒豬肚,先用鹽將豬肚的內外兩側都洗兩遍,用清水沖洗完後再將豬肚的內面翻出,剪去油脂和異物,最後用洗米水洗兩遍就好了,做菜倒是簡單了,炒炒就好了。
  然後是豬肝白菜湯,先將豬肝沖水數分鐘,切成適當大小,再泡入冷水中四到十分鐘,取出瀝乾,這樣就去除了豬肝的腥味。
  將大白菜葉洗淨切成小片,再將洗淨的豬肝擠去血水切成薄片,加鹽、薑、蔥汁、白酒、麵粉抓勻了,油鍋中加入花生油燒至七成熱,加入白菜葉、鹽快速炒拌,再加入適量開水燒至沸騰,放入豬肝煮熟加鹽調味,就是一道美味的湯了。
  想想家裡有五個人,就這幾個菜好像有點少,看看剩下的白菜和榨菜,就地取材來了個清炒白菜和辣椒炒榨菜。
  好了,五個人,四菜一湯剛剛好,呵呵。
  剛剛將菜端到飯桌上,就看見大哥、嫂子回來了。
  「呀,梅子,今天妳煮飯了呀?不是叫妳在家休息嗎,怎麼又不聽話呢?妳這孩子要是有個什麼的,教嫂子怎麼辦呀?」
  「哎呀,嫂子,我早就沒事了,不說了、不說了,趕緊來嚐嚐我做的菜,看看好不好吃,不好吃的話還要嫂子多教教我呀。」王梅急忙打斷嫂子的話,不然不知道又要說多久,哎,嫂子就是不放心自己。
  王大力聞著香味,早就饞得不得了了,「唔,好吃好吃,梅子這是什麼東西,怎麼那麼好吃,真的是太好吃了,今天得吃兩杯。」他說完便進屋打酒去了。
  李慧見狀也拿起筷子嚐了一下,「嗯,是好吃,梅子,這是什麼呀?」
  「好吃吧,我就知道好吃,這是豬下水呀。」
  「豬下水?怎麼做的呀?不是妳騙嫂子吧。」
  「真的是豬下水,做法等吃完再告訴妳。」
  「妳這調皮丫頭……」
  「娘、娘,好香呀,今天妳給我們做什麼好東西了,怎麼那麼香呀?」王本貴在門外聞到了菜的香味,一路上就叫叫嚷嚷的進門了。
  王本先學堂放了學,在村裡看見虎子玩得不知道要回家了,就拉著他一起回來了。
  「你這小子,玩得都不著家了,現在知道好吃的了,不過今天這還真不是我做的,是你姑姑做的。」李慧邊說邊拍掉虎子偷吃的手,打掉他身上的灰。
  「走,先哥兒、虎子,跟姑姑一起去洗手,洗了手就可以吃飯了。」
  「洗手了、洗手了。」王本先一溜煙就跑了,王本貴也緊跟其後。
  「這兩皮孩子,說到吃的沒人比得上他們。」李慧邊笑邊搖頭。
  飯後,王本先和王本貴都挺著個圓溜的肚子躺在竹椅上。
  「姑姑,妳做的菜太好吃了,吃得我的肚子都快脹破了,唔……」王本先邊摸摸小肚子邊說道,王本貴還在一邊不停地點頭。
  王梅真的是無語呀,「好吃也不能吃那麼多呀,看看你們都成什麼樣了,下次不許這樣了。」王梅把虎子抱到自己的膝上,幫他摸摸小肚子。
  「下次還要吃。」王本貴瞇著眼睛,一臉饜足的樣子像隻吃飽了的小貓,「姑姑,妳以後都給我們做吃的吧,好嗎?」
  「好,以後姑姑每天都給你做好吃的,把你餵得白白胖胖的,呵呵。」
  「姑姑真好。」
  「梅子,妳身子真沒有問題嗎?還有妳怎麼這麼會做菜呀?」李慧還是放不下心。
  「沒事,嫂子,我真的真的早就好了,至於那做菜呀,這幾天我不是無聊嗎,就到處走走看看,就在我們菜園裡看見了一本破書,有好多的圖,我就借來看看,哪知道是教做菜的呀,以後做飯就交給我好了,又不累,而且我以後也要做,還不如現在練練呢。」
  李慧大概也想到一年多以後梅子就要嫁人了,也該練練了,所以也就同意了,不過交代了好多注意身子的話。
  太好了,終於有事做了,不用天天發呆了。

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躺在硬邦邦的床上,看著天花板上的蜘蛛網,王梅緊緊的裹著灰色的被子,沒有辦法,實在是這屋子漏風得厲害呀,真是窮呀。
  王梅想著,自己身為一個新時代的女性,下得了廚房、上得了廳堂,不用說做什麼大事,幫家裡致致富、奔奔小康,應該不是很難吧,不過現在可以做什麼呢?現在是五月初,有什麼東西是可以賺錢的?
  像前輩一樣製玻璃?沒那技術;開酒樓?沒那資本;做點小吃拿到街上去賣?好像自己還不能拋頭露面,不過有時間的話,倒是可以叫嫂子去賣,不過現在也是行不通的。
  那到底要幹什麼呢?王梅直到眼睛都睜不開了,還是在想怎麼賺錢。
  哎,想了一夜,還是沒有想到有什麼好辦法,自己上的是農業大學,應該可以學以致用,不過現在自己也不能下田,至於什麼育苗呀、播種方法呀,在自己還沒來時,大哥就做完了,至於伺候這苗大哥也不肯呀,還是沒用。
  呀,快瘋了,王梅手裡抓著院子裡的樹枝,不停地蹂躪著。
  怎麼在現代和古代都一個樣呢,賺錢怎麼就那麼地難呢?要不弄個衛生棉?不過自己那個還沒有來呀,完全沒有說服力,呀,崩潰了。
  不是說靠山吃山、靠海吃海嗎?山上有什麼是自己可以利用的呢?現在山上的果子還沒有熟,沒得採,不過花倒是一簇又一簇的,要不賣花?野花沒有人要,什麼花是會有人要又價錢高的呢?
  對了,金銀花。
  現在正是金銀花開的時候,站在村子裡就可以看見山上成片的金銀花,特別漂亮,而且金銀花的藥用價值高,具有疏熱散邪作用,對外感風熱或溫病初起,身熱頭痛、心煩少寐、神昏舌絳、咽乾口燥等有一定作用,對熱毒痢疾、下痢膿血、溼溫阻喉、咽喉腫痛等有解毒止痢、涼血利咽之效,而且金銀花還可以美容。
  在現代的時候,都有一些機構會收購金銀花,在這裡還沒有聽人說過,不過應該也會有的,畢竟這裡只有中醫呀,只是大家還不知道金銀花的功效,也就沒有人去打聽它。
  決定了,就去採金銀花。
  中午吃飯時,王梅馬上開口問道:「大哥,我想吃完飯去山上。」
  「去山上幹什麼呀?山上那麼陡,萬一摔了怎麼辦呢?不行,不許去,在家好好待著。」王大力說道。
  「對呀,梅子,聽妳大哥的話,啊,咱不去,就在家好好玩。」李慧也不同意。
  「沒事,大哥、嫂子,我就去那些平的地方,不去遠的、不好走的,我就想去摘一些金銀花,要不我帶上虎子一起去。」王梅為了賺錢,一定要反抗呀。
  「虎子,帶姑姑去你們玩的小山坡上耍一耍,好不?」
  「好,娘,沒事,我就帶姑姑去常耍的地方,姑姑,那可好玩了,有小鳥、小花,還有好多好多,等我吃完飯就帶姑姑去。」王本貴說完就大口大口地吃飯。
  「對呀,娘,沒事的,虎子不就都在那玩嗎。」王本先大概看姑姑太無聊了,也幫著說話。
  「金銀花?我怎麼沒有聽過這花呢?孩子的爹,你聽過嗎?」李慧疑惑地問道。
  王大力搖了搖頭表示沒有聽過。
  「哦,就是我們說的忍冬花,前幾天不知聽誰說忍冬花可以做藥,要是把它採了晒乾,可以拿到藥店去賣,我就想反正我現在沒有事,忍冬花也到處都有,採起來也輕鬆,就想今天去採一點,拿到鎮上去問一問價格。」
  「倒是聽說過忍冬花可以做藥,不過也沒有人去賣過,不過如果採忍冬花的話,倒是也不累。」王大力應道。
  「對呀對呀,我保證一定會沒事的,嫂子,妳最好了,妳就應了我吧,好不好?」王梅不要臉地拉著嫂子的袖子,拉著長長的尾音。
  李慧看了看王大力,王大力猶豫了一會,最後還是點了點頭。
  「好吧,梅子,妳去吧,不過一定要注意安全呀,知道不?」
  「知道知道,嫂子,妳是世界上最好的嫂子,呵呵呵。」王梅狂點頭。
  「妳這丫頭……古靈精怪的。」李慧點了點梅子的額頭嗔道。
  吃完飯王梅揹著個大簍子,王本貴揹個小簍子,一起手拉著手向金銀花出發。
  「虎子,要是別人問起我們去做什麼,你要怎麼說呀?」
  「我們去山上採茶葉。」
  「嗯,就得這樣說,不告訴別人,就咱倆一起去。」
  「姑姑,採的花可以賣錢嗎?」
  「可以,賣了錢就給你買好吃的,不過可不許告訴別人,不然就讓別人採走了,自己就沒有錢了,虎子就吃不到好吃的了,知道不?」
  「知道了,虎子一定不會告訴別人的。」王本貴一臉嚴肅的樣子,眼睛睜得大大的、臉繃得緊緊的。
  「好,虎子是最聽話的孩子了。」
  「呵呵呵……」王本貴露出一臉羞澀的笑容。
  不是王梅教壞小孩子,只是商機呀商機,被別人知道了,那自己就沒得賺了,所以是迫不得已呀。再說這裡雖說有茶葉,但是只是一些野茶,沒有人在意,因此只能騙騙小孩子了,呵呵,虎子,姑姑不是故意的,你一定要原諒姑姑呀。
  「梅子,身子好了?這是要去做什麼呀?」
  「貴嫂,身子早就沒事了,這不,趁著現在有時間,去山上採些茶葉。」
  「哦,採茶呀,那要小心點呀。」
  「嗯,我走了,貴嫂。」
  「梅子,去幹什麼呀?」
  「英奶奶,去採茶。」
  金銀花又分為開了的花和蜜花,一般來說,市場上蜜花要比開的金銀花貴好幾倍,所以採的時候要分開採,現在是五月,花大多都開了,不過也有還沒開的,就得分開放了。
  「來,虎子,看見沒有,我們要採這種花,開了的放在姑姑的大簍子裡,沒有開的放在你的小簍子裡,知道了不?」王梅一邊說一邊示範給虎子看。
  「看見了,開的放在姑姑這裡,沒開的放在虎子這裡,是不是這樣呀?」王本貴一手放一個在簍子裡說道。
  「嗯,虎子好聰明呀,一學就會了。」王梅知道,好孩子是誇出來的。
  「真的嗎?虎子是最聰明的嗎?」王本貴聽到誇獎自己的話,忍不住的反覆問著,深怕姑姑騙自己。
  「對,虎子是最聰明的。」

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一下午就在王梅和王本貴之間邊說邊採金銀花中悄悄溜過了。
  「大哥、嫂子,我們回來了。」還沒到家門口,王梅就迫不及待的衝著家裡叫了起來。
  「娘、爹,我和姑姑回來了,我們摘了好多!唔……」王本貴也有樣學樣,不過差點就讓他說出來自己去幹什麼了,還好王梅眼明手快,及時捂住了他的嘴。
  「祕密、祕密。」
  「哦,記住了,這是我倆的祕密,以後不說了。」王本貴在那搖頭晃腦的,瞧那認真勁,什麼人都比不上呀。
  大手拉著小手,兩個一起衝進了屋。
  李慧正好從廚房裡端菜出來,「你們兩個小皮猴,老遠就聽見你們的聲音了,怎麼了,有什麼好事嗎?」
  「沒有,嫂子,我們採了好多金銀花,妳看我的大簍子都滿了,虎子的小簍子也滿了,要不是裝不下了,我還想再多採一點呢。」王梅替虎子放下他身上的簍子,也放下自己的簍子,滿滿的金銀花還挺重的。
  「瞧你們高興的樣,要是沒有人要,看你們怎麼辦。」李慧還是改不了擔心的個性。
  「沒事,嫂子,明天大哥不是要去鎮上嗎,叫他順便去藥店裡問問,這金銀花怎麼賣的,肯定有人要的,嫂子妳就別擔心了,走,虎子,咱倆去秤秤,看看有多少,等把花給賣了,就去給你買吃的。」
  「嗯嗯。」王本貴亦步亦趨的跟在姑姑後面,「買好吃的,好吃的。」露出尖尖的小米牙。
  李慧把飯菜都擺好了,看見梅子和虎子還在那擺弄他們的忍冬花,忍不住笑著搖頭,「你們兩個還在那幹什麼呀,趕緊把手洗了,吃飯了。」
  「快了快了,嫂子,我們在秤有多少斤呢。」
  說話間,王大力揹著鋤頭回來了,王本先也揹著布包從學堂回來了。
  王大力放下鋤頭,洗了洗手就湊到了梅子那,「喲,咱們梅子和虎子還真厲害呀,真採了那麼多的忍冬花呀,嗯,不錯不錯。」李慧和王本先也跟了過來。
  「不過為什麼有的忍冬花開了,有的沒開,還得分開放呀?」還是王本先聰明,一下就問到了點子上。
  「哦,聽說開的和沒開的忍冬花價格不一樣,沒開的要貴一點,開得要便宜一點,所以要分開放呀,不過現在大多數花都開了。」
  「丫頭,怎麼樣,你們摘了有多少斤呀?」
  「哦,嫂子,開了的有二十五斤,沒開的只有四斤,還不錯,這四斤可是虎子揹回來的呢,虎子真是太了不起了。」王梅摸摸虎子的頭。
  王本貴聽到誇獎他的話,羞澀得小耳朵都紅了,可是那笑藏都藏不住。
  李慧聽見梅子的話,也摸了摸虎子的腦袋,「好了好了,都別再弄那忍冬花了,梅子、虎子,洗手去、吃飯去,不然菜都涼了。」大家洗了手,都上桌吃飯了。
  「來,梅子多吃點菜,都累了一下午了,虎子你也多吃點,吃了才會長得高高壯壯的,啊,快吃。」李慧給每個人都挾了菜之後,自己才吃。
  「嫂子,妳也吃吧,妳也累了呀。」王梅替嫂子挾了菜就直接放她碗裡了。
  王本貴嘴裡都是飯,還一個勁的說:「娘也吃,快吃,娘也要長長。」
  李慧聽後,眼睛裡滿滿的溢不住的溫情。
  「對了,大哥,你明天是不是要去鎮上呀?」
  王大力把頭從飯碗裡抬起來,「對呀,明天得把雞蛋給賣了,還得買一些油鹽,妳有什麼事嗎?是不是在家無聊了,想去鎮上玩玩呀?」
  王梅答道:「才不是呢,我想你去藥鋪裡問問這忍冬花怎麼賣呀?記得開花的和沒開花的分開問。」就這裡的鎮上有什麼好玩的呀,還不是也一樣無聊,她才不願意去呢。
  「哦,就這事呀,放心,明天一定給妳問。」
  想想還是不太放心呀,就大哥這性子,沒準被別人坑了都不知道,這可不行,自己辛辛苦苦採了一下午的花,要是沒賣到錢那多划不來呀,「大哥,要不明天我也一起去吧,我想去鎮上買一些頭繩。」
  王本貴也興奮了,「我也要去、我也要去。」他還記得賣了花要給他買吃的呢。
  王本先也一臉期待望著他爹。
  「先哥兒你就別去了,明天還得上學堂呢,梅子和虎子就一起去吧。」
  「哦……」
  「好、好!呵呵呵!」
  相比於姑姑和虎子的高興,王本先明顯就鬱悶了,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呀。

 

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
電子信箱:
諮詢內容:
驗 證 碼:

貼心提醒:書籍若有倒裝、毀損、缺字可換書,請與客服聯絡。

Tel: +886-4-7747612
Email: service@mmstory.com
 

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75元) 
基本運費: NT$75元
免費範圍: 購物滿NT$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75元) 
基本運費: NT$75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60元
免費範圍: 購物滿NT$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6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1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16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2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10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10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2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4-20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7-14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7-30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站外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