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页 >>>臉紅紅 > 同居契約
帝皇書 (全六卷)
星零 著
定價:1500 元
5.2折:780
  • 同居契約
  • 作       者:桔子
  • 書       系:臉紅紅BR906
  • 出版日期:2017/01/13
  • 定       價:190 元
  • 線上價格:118
  • 您的价格:118
  • 贈送積分:10 分
  • 扣除積分:0 分
  • 購買數量:
  • 讀者評分:

喜歡男人久了,死心塌地愛著他,女人不求回報;
習慣女人久了,理所當然霸著她,男人不給名分。


對陸易這種高富帥的男人,能讓他看上的女人,
除了成熟獨立,還要有女人風情,可偏偏送上門的莫小涵,
凡事逆來順受不說,還對他唯命是從,這女人怎麼看,
都是當老婆的料,可惜,不是他陸易想娶回家的女人。
莫小涵從小就對陸易著迷,一心一意地想嫁他當老婆,
她傻得以為他愛她,所以她進了陸易的家,上了他的床當床伴,
又當管家婆,才發現,這男人不過是想跟她滾床單,
別說娶她了,他連女朋友的名分也沒給過,只因為他心裡有人。
他霸著她幾年,不准她這、不准她那,既然他嫌她廉價,
對她不上心,那這男人她愛不起,總躲得起吧,
他不愛她,沒關係,要她當床伴,她不奉陪。


精彩章節搶先閱讀

  

  
  第一章

  莫小涵和陸易是青梅竹馬,她從小就是仰望著陸易的背影長大的。她所有年少的幸福時光,都是陸易帶給她的。
  莫小涵的爸媽因為工作的緣故,常年全世界各處飛,年幼的莫小涵便被自己的爸媽暫時託付給隔壁的好鄰居陸家。於是莫小涵的記憶中,有大半的時光,都是她跟在陸易身後,用蹣跚的腳步組成的。
  「小涵,妳這麼急著下班,該不會是妳那傳說中的男朋友又在呼喚妳了吧?」剛到五點,莫小涵就迫不及待收拾東西準備下班,隔壁桌的一位同事八卦地說了一句。
  莫小涵有點臉紅,但是卻沒有否認,只是點點頭,「我有點事,就先走啦,掰掰,明天見。」
  腳步完全透露了莫小涵心裡的雀躍,她只要一想到今天陸易就出差回來了,她就止不住地想綻放笑容。陸易這次出差有點久呢,足足一個星期,她怕打擾到陸易,已經好多天沒打電話給陸易了。
  走出公司,莫小涵急切地掏出手機,撥了電話給陸易。電話響了許久才被接起,莫小涵還未出聲,電話那頭已經響起了吵雜的音樂聲。莫小涵臉上的笑容淡了一些,但是語氣還是很興奮,「阿易,你回來了嗎?我今天去找你好不好?」
  「我現在在國色天香,妳要來嗎?」
  電話那頭,陸易的語氣稍嫌冷淡,但是莫小涵早已經習慣了陸易這種調調,一點也沒放在心上,「好,那你等我一會喔。」
  「喔。」陸易慵懶地應了一聲,然後就掛了電話。
  「阿易你要不要……」莫小涵話還未說完,就聽到了電話傳來的嘟嘟聲,她沉默了一下,將手機握在手心裡,然後很快振作了精神,伸手招了一輛計程車,直接趕往國色天香。
  國色天香是新北市最有名的一家娛樂會所,莫小涵只知道它很高檔、很貴,或許還帶著那麼一絲比較見不得人的交易,但是她從來去那裡都是為了尋找陸易,所以事實上她也不是太了解,在國色天香裡,一瓶酒要多少錢,一個女人又要多少錢。
  包廂裡,陸易取出一支香煙,懶懶地叼在嘴角,一位衣著曝露的女子湊了過來,和陸易以煙點煙,見陸易連垂下的眼瞼都帶著勾魂攝魄的意味,那女子眼珠子一轉,臀部稍稍挪動,身子如無脊椎動物一般倒在陸易懷裡,「不知道陸少今晚想怎麼玩呢?」
  這女子可是被這家娛樂會所的老闆親自調教出來的人物,連聲音都帶著狐狸一般的勾人氣息。
  陸易輕佻地挑起女子的下巴,上下打量了女子一眼,隨即笑了,「你想怎麼玩?」
  「這個……陸少想怎麼玩,人家都是奉陪的。」女子塗著紅色蔻丹的手指伸出,在陸易的胸口處畫著圈圈。
  陸易一把抓住女子那不安分的手指,正欲開口,一名服務生突然敲門,「陸少,莫小姐來啦。」
  陸易臉上稍嫌輕浮的表情瞬間收起,手無意識地一把推開了那名女子,直接起身走出了包廂。
  「莫小姐,誰啊?」女子是新來的,還不認識莫小涵。
  「這妳就不知道了吧。」陸易的哥們許韻秋挑眉,一把將女子摟進懷裡,「那可是我們陸少的青梅,一個乖巧的小公主呢。今天陸少沒時間陪妳了,換哥哥來陪妳,好不好啊?」
  女子咯咯地笑著,任由許韻秋的手在自己的腰肢上滑動,「許少這話真真是折煞我了,哪能讓你陪我呢,是該我陪你呢。」
  許韻秋是個比陸易還能玩的人物,見女子欲拒還迎,索性也陪著她玩玩情調。
  兩人說了幾句話,很快,就見陸易牽著莫小涵的手回到了包廂。
  「喲,小涵,好久不見啦。」許韻秋抬手,率先打招呼。
  莫小涵的視線首先落在許韻秋懷裡的女子身上,打量了一圈,這才笑著開口,「許大哥,好久不見,你又換女伴啦?」
  她注意了用詞,沒有用床伴兩個字。
  「什麼叫又呢,哥哥我可是一直很專一的啊。」許韻秋捂著胸口,有點受傷。
  莫小涵笑了笑,乖乖地在陸易身邊坐下。她的坐姿極為端正,腰桿筆直,比起那些好像沒有骨頭的女子不知道清高了多少倍。
  女子看著莫小涵,眼裡閃過一些夾雜了不屑和嫉妒的情緒。呵,瞎清高什麼?會跟著男人來這種地方,也不會是什麼好鳥。
  「媽媽不是讓妳今天回去陪她吃飯?」陸易湊近莫小涵,在她耳際開口問道。
  低沉如大提琴般悅耳的嗓音讓莫小涵有點臉紅,即使和陸易有過再親密的關係,她也仍舊不能夠很自然地接受陸易的親近,「我、我想著很久沒有見到阿易了,就找了藉口,說明天去阿姨那裡。」
  陸易的媽媽很喜歡莫小涵,就差認她當乾女兒了。
  「小騙子。」陸易點點莫小涵的鼻子。
  莫小涵呵呵笑著,靜了靜,有點不適應這樣的場合。雖然在場的人並不多,但是只有許韻秋是她認識的,而且看陸易的樣子,好像也沒有想要介紹其他人給她認識。
  「阿易,我們什麼時候回家啊?」莫小涵睜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陸易。
  陸易幾不可見地皺了皺眉,低頭看看手機,不過才六點多,夜生活都還沒有開始。
  「嗯,我還要談一點生意,有一位老客戶還沒有來,要不我讓人先送妳回去?」陸易開口,似乎是有點無奈,「這種場合,我也不希望妳多出現,妳太單純了,不適合妳。」
  他說得那麼無奈,莫小涵立刻就感動了,「沒事的,只要有阿易在,我什麼場合都可以的。」她只要能夠陪著陸易就好了。
  「可是待會……」陸易遲疑了。
  莫小涵那麼善解人意,自然知道陸易肯定有什麼不太好開口的話。聯想到靠在許韻秋懷裡的那名女子,莫小涵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麼,遲疑了一下,開口,「那不然……我先回去?」
  陸易沒有勉強,立刻就點頭,「也好,記得乖乖在床上等我。」他的聲音染上些許沙啞。
  莫小涵羞澀地推推陸易的身子,有點慌張地抬頭朝四周看看,還好沒有人注意到他們說的話。
  許韻秋覺得他都要為莫小涵這個傻女人心疼了。
  莫小涵起身,在服務生的帶領下離開。
  陸易的臉上一直掛著溫柔的微笑,直到莫小涵的背影消失在這個包廂裡,然後包廂門被再次關上。
  稀稀落落的掌聲響起,陸易冷著臉轉頭。
  許韻秋一把推開懷裡的女子,伸手攬著陸易的肩,「哥們,有時候我真想知道,你到底給莫小涵灌了什麼迷魂湯,讓她這麼死心塌地地對你。你都出現在這種地方了,她還能堅定不移地相信你只是來談生意。」
  「我難道不是?」陸易挑眉,語氣輕佻。
  「就是啊,許少,人家陸少真的是來談生意的。」
  柔軟的榻榻米上傳來一道男聲,許韻秋轉頭看了一眼,隨即收回視線,「我說,你別這麼跟著急色鬼似的行不行?就算現在在場的都是放得開的,你好歹拉件被單裹裹身子吧?」
  張言晏微微嘆口氣,搖頭,將被某女人解開的襯衫釦子扣好。剛才莫小涵在場,他正好處在莫小涵視線的死角,所以莫小涵沒看到他。
  陸易端起紅酒抿了一口,因為紅酒溫潤的口感而滿意地瞇起眼睛,並不參與許韻秋和張言晏的話題。
  「阿易,說真的。」張言晏趴在沙發椅的椅背上,「你給我傳授一下經驗唄,你到底是怎麼讓莫小涵對你死心塌地的?」
  陸易淺淺地笑了一下,「想知道啊?你們自己去問小涵啊。」
  「一個連承諾都不向你要的女人,那是多麼的適合用來當妻子。外面彩旗飄飄,家裡紅旗不倒啊。」許韻秋搖頭晃腦地說道:「說真的,我要是你,我早把莫小涵娶回家去了。」他這些年開始被家裡逼婚,煩得不行,但是就是沒找到合適的女人,可以讓他在婚後也能過這種生活。
  「但是我估計著,阿易你應該沒有想要娶人家吧?」張言晏看著陸易。
  陸易握著酒杯的手一頓,隨即將杯子裡的紅酒一口飲盡。
  「對於我的結婚對象,我已經有目標了。」陸易放下杯子,拿著西裝外套起身,「我先走了,你們自己玩吧。」
  「不會吧,你遇到真愛了?」張言晏和許韻秋同時不可思議地睜大了眼睛,「難道就是上次你們公司那新上任的財務部部長?」
  陸易沒有否認,逕自離開。
  「我一直以為,阿易以後終究還是會和莫小涵在一起的。」張言晏看著陸易的背影,有點遺憾,「你看啊,他雖然和我們一起玩,但是那些女人是從來都不碰的。」
  「那是阿易有潔癖,嫌那些女人髒。」許韻秋看得比張言晏要通透些,「難不成你以為他是因為莫小涵才潔身自愛啊?」
  「看來是我想多了。」張言晏嘆息,「其實我挺喜歡莫小涵的。」
  「你要是喜歡,你跟阿易要吧,他說不定看在你們多年的交情上,真的把莫小涵讓給你呢。」許韻秋生平最煩那些情啊愛啊,和女人保持純潔的肉體關係多好。
  「我倒是肯要,不過我估計他不會給的。」張言晏笑了笑,也跟著起身,「我先回去了。」
  「你也要走?」許韻秋瞪眼。
  「沒心情了,自然就走了,掰掰。」張言晏瀟灑地揮手,頭也不回地離開。

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莫小涵很聽話地回了陸易的家。
  她有陸易家的鑰匙,雖然沒有和陸易住在一起,但是這裡也就相當於是她的第二個家了,她對這裡的一桌一物甚至比自家裡還要熟悉。
  剛洗完澡出來,手機就響了。莫小涵的第一反應就是陸易打過來的,急匆匆跑過去接起手機,「喂,阿易嗎?」
  「阿什麼易啦,拜託妳下次接手機的時候能不能先看一下來電顯示。」手機那頭,莫小涵的好友王丹沒好氣地說:「整天就知道阿易、阿易、阿易,妳還能不能有點自己的生活啊?」
  莫小涵有點不好意思地笑笑,也不反駁王丹的話,只是傻笑。
  「我就不明白了,那個陸易到底有哪點好。」王丹從來不否認陸易是個出色的男人,家世好、頭腦好,樣貌、身材也好,但是這也並不能阻止王丹把陸易認定為一個渣男的決心。
  原因就是,那傢伙明明知道莫小涵對他的心思,卻這麼多年都裝作不知情,對莫小涵召之即來,呼之即去。偏偏莫小涵這個傻女人,就是不肯聽她這個好友的話,重新找個男人,一個勁地要在陸易這棵歪脖子樹上吊死。
  「阿易對我很好啊,他會關心我,每次出差都會給我買禮物,平日裡對我也很體貼啊。」莫小涵呵呵笑著,「丹丹,妳不要嫉妒我。」
  「他對妳的好、付出,遠遠沒有妳的回報來得多好不好。」許丹沒好氣地說道:「妳就說說,小時候他給妳買點零食,妳就乖乖地把妳的零用錢全部給他。高中他給妳買個布娃娃,妳就貼心地幫他把全部的作業都做了。」
  「可是阿易很聰明啊,他就算不做作業也成績很好的。」莫小涵有點不滿王丹的話。
  「呵呵,傻小涵,我真的不想提醒妳那些殘忍的事實,妳說你們兩家關係這麼好,他都睡了妳這麼久了,怎麼也沒想著帶妳在雙方家長面前給妳正個名?」王丹有時候真的很感嘆,是不是陷入愛情的女人都沒有智商?
  「那是因為阿易說了,他還沒有作好準備啊,我不能催他啦,反正我們還年輕呀。」莫小涵天真地開口。
  「女人,妳的名字叫白痴。」王丹搖頭,「行了、行了,我再和妳說下去我就要氣死了。妳在做什麼?」
  「我沒做什麼啊,我剛洗完澡呢。」莫小涵話音剛落,就聽到大門處傳來響動,她立刻說道:「阿易好像回來了,我先不和妳說了啊,明天打電話給妳,掰掰。」
  說完,不等王丹有反應,她就掛了電話。
  「靠,要不要這麼重色輕友。」王丹怒瞪著手機。
  陸易一進門,就抱住了莫小涵。他身上有著淡淡的酒香,頓時就席捲了莫小涵的周圍。莫小涵軟軟地抱著陸易的脖子,任由他一把抱起自己,朝房間走去。
  今晚的陸易似乎有點沉默啊……
  莫小涵呼吸急促地躺在床上,任由陸易解開自己的浴袍。她的身體被陸易已經調教得太敏感,他不過是簡單的幾個動作,就能讓她從身體裡湧出陣陣渴望。
  「阿易……」莫小涵顫巍巍地摟著陸易的脖子。
  陸易沉默著,隨手拉開抽屜,取出一個杜蕾斯保險套遞給莫小涵,「小涵,幫我戴上。」
  莫小涵的指尖抖了一下,順從地接過保險套,起身,趴在陸易的腿上。
  那龐然大物早就已經覺醒,在莫小涵的視野裡耀武揚威。莫小涵已經不是無知少女,但是每次做這種事,她都還是很震驚,自己是怎麼能把這麼巨大的物體吞進身體裡去的?
  「小涵,舔一下它,它需要妳……」陸易啞著嗓子開口。
  莫小涵的臀部剛好對著陸易的臉,兩人無意中形成了六九的姿勢。莫小涵剛要低頭吻上去,就感到自己的雙腿之間一陣溫熱的觸感,頓時就呻吟出聲,「嗯,阿易不要……」
  「不要什麼?」陸易伸出舌尖輕輕舔過那粉紅色的花瓣。那裡已經被莫小涵身體湧出的液體弄得溼溼的、滑滑的,帶著淡淡的香氣,很是誘人。
  莫小涵喘息著低頭,將巨大的龜頭含進嘴裡。陸易的身子一緊,隨即從喉嚨中逸出滿意的輕嘆。
  莫小涵的舌尖很靈活,在陸易巨大的堅挺上滑動,將圓柱體一一舔過,任何地方都不放過,然後將它深深地含進嘴裡,狠狠啜了一口。陸易瞇眼,為了獎賞莫小涵的努力,他伸出修長的指尖,直接插進莫小涵緊窒的花穴裡。
  淺淺的抽動帶來陣陣愉悅,莫小涵所有的呻吟都被巨大的肉棒堵住,只能無助地發出嗯嗯的聲音。陸易看著那花瓣緩緩在自己眼前綻放,眼眶微微發紅,手上的動作越發用力。指尖不住地在莫小涵體內打著轉,尋找著她的敏感點,舌尖也不放過莫小涵,欺上隱藏在花瓣中的小小紅豆,舔、吸、咬,直到那可憐的小豆子在他不住的刺激下顫巍巍地立起來。
  指尖已經尋找到了甬道內的敏感點,莫小涵的身子一抖,下意識就要遠離那狡猾的指尖。陸易怎麼可能讓她掙開,一手控制著莫小涵的腰肢,一手狠狠按著那個敏感點,牙齒不甘心地輕輕咬著莫小涵的大腿內側,然後舌尖安撫地舔過。
  莫小涵身子一緊,眼看就要高潮,但是陸易所有的動作卻都突然間戛然而止。
  莫小涵喘著氣,舌尖脫離龜頭,轉過頭,迷濛地看著陸易。
  「想不想要?」陸易的指尖在花瓣之間緩緩勾動。莫小涵紅著臉,卻誠實地點頭。
  「很好,想要就坐上來。」陸易指著自己身下的龐然大物,「記得要全部吃下去才行哦。」
  莫小涵有點害怕地咽了口口水,但是身體的渴望和對陸易的愛戀讓她控制不住自己,柔軟的雙臂依賴地抓著陸易的手,雙腿分開,跪坐在陸易腿間。
  莫小涵試了幾次,都因為腿間的溼滑,讓肉棒遠離了那小小的入口,這樣看得到,卻吃不到的誘惑讓莫小涵有點著急了,眼眶都紅了。
  「乖,握著它,然後坐下去。」陸易低聲誘哄著。
  莫小涵眨巴著大眼睛看著陸易,稍稍抬起身子,柔軟的小手幾乎握不住肉棒。她咬牙,將肉棒抵在自己的入口處,慢慢地將巨大推進自己的身體裡。
  飽脹感傳來,莫小涵費了半天力氣才勉強吞進去一個頭,然後就再也沒有勇氣繼續往下了。陸易用雙手掌控著莫小涵纖細的腰肢,狠狠往下一壓。
  盡根沒入,莫小涵的尖叫被卡在了嗓子眼,還沒有來得及喘氣,身子就被陸易抬起,然後開始重複上上下下的動作。
  他的動作又快又狠,莫小涵沒有力氣坐直身子,只能整個人都趴在陸易身上。陸易的肉棒被那小小的穴口緊緊含著,內裡的軟肉全部討好地吮吸著他,層層溝壑帶來不一樣的快感。他瞇著眼睛,在莫小涵的身子往下壓的時候用力往上頂。
  莫小涵的呻吟全部吐在陸易的耳旁,清清淺淺、斷斷續續,像小貓一樣勾人。她只覺得自己似乎連內臟都要被陸易頂出來了,可是陸易卻似乎還不滿足,還想要往裡面進入得更深。
  「阿易,不要了,吃不下了,嗚嗚……」莫小涵無力地搖著頭,臀部扭動,本是想要逃離這樣的境地,不想卻帶給彼此更大的快感。
  之前那個保險套早已經被兩人遺棄在一邊,陸易在抽動中無意看到,才想起自己忘記戴了。可是這樣愉悅的感受他實在是不想離開,抱著莫小涵轉了個身,他將莫小涵的雙腿抬起放在自己肩上,身子下壓,莫小涵的身子幾乎被他折疊。
  肉棒進入得更深,幾乎抵到了莫小涵的子宮口。那裡彷彿是有一張甜蜜的小嘴,在不斷地吮吸著陸易的巨大。他蹙眉,竭力控制著要射精的快感,他還沒有要夠,他還要更多才會滿足。
  莫小涵全身的力氣都已經被陸易抽乾了,只能躺在陸易的懷裡不斷呼吸著,就像瀕臨死亡的魚,渴求著氧氣。
  陸易的動作越來也快,越來越失控,莫小涵早已經跟不上他的節奏,只能任由陸易肆意享受著自己的身子。最後幾個大起大落,陸易在爆發的前一秒從莫小涵的體內抽出來,炙熱的液體全部灑在了莫小涵的胸口。
  莫小涵的甬道還殘留著陸易抽插後的快感,陣陣收縮,也瞬間達到了高潮。
  眼前似乎有金色的光線在閃耀,莫小涵睜著眼睛,卻沒有了焦點。
  很快,陸易撕開了那個保險套,親自動手給自己戴上。莫小涵還沒恢復過來,就覺得下身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不斷摩擦,她剛要低頭看看,就覺得剛剛那巨大的物體又再次衝進了體內。
  「阿易,我明天要上班,會、會起不來的……」莫小涵幾乎要哭了。每次和陸易做愛,她就沒有不被做哭的時候,因為陸易的需求真的太多了啊,她根本承受不住。
  「我憋了一個星期的分量,怎麼可能一次就滿足?」陸易先解了全身的飢渴,也有了心情和莫小涵調調情。
  手掌攀上高聳的胸部肆意揉捏著,陸易的下身一邊挺動,一邊低頭,將乳尖含進嘴裡著迷地吮吸著。果然,莫小涵的身體實在太迷人,也怪不得他對其他女人都提不起興趣。這樣一個尤物,他一定要好好守著才行啊。
  莫小涵到最後已經是迷迷糊糊、半夢半醒了,卻還能感覺到陸易在不斷地享受自己的身子。她閉著眼睛,無力地呻吟著,任由陸易將自己送上一個個巔峰,然後沉沉睡去。

  第二章

  縱慾過度的後果,就是第二天起不了床。
  莫小涵呻吟著從被單裡伸出一隻手,摸到了床頭櫃上不停叫喚的手機,接通,聲音沙啞,「喂?」
  「莫小涵,妳別告訴我妳還沒起床。」莫小涵的主管在電話那頭大聲地吼:「妳自己看看現在幾點了!」
  莫小涵勉強睜開眼睛,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,瞬間清醒,「對、對不起,我馬上……等我半小時,我半小時內一定到公司。」
  莫小涵慌張地起身,發現床上已經只剩下她一個人了。她匆匆跑進浴室,手忙腳亂地洗漱、換衣服,出門的時候發現了陸易留下的便條紙。
  昨晚累著妳了,所以今天的早餐就免了。晚上我有飯局,妳就不用管我了。媽媽打電話問起妳,週五記得回家。
  莫小涵看著便條紙,彷彿又看到陸易接到阿姨的電話時,眉頭輕皺的樣子,低低笑了幾聲,隨即想起自己已經遲到了一個小時的事情,隨手將便條紙放進包裡,飛奔著出了門。
  因為遲到,莫小涵這個月的全勤已經沒有了,不過她一點也不難過,中午也好心情地打算去公司附近的一家餐廳用餐。其實莫小涵的家境也算富裕,只是她花錢向來不怎麼大手大腳,所以公司的人很少知道她真實的家庭情況。
  餐廳的座位都是弧形的沙發,這給客人留下了很大的隱私空間。莫小涵點好了菜,等待上菜的時間有點無聊,正要掏出手機給陸易發簡訊,就聽到鄰桌傳來一個她略微有點熟悉的男聲,「阿易真的有心上人了?」
  莫小涵的心跳漏了一拍,很快想起了這個聲音,不就是之前陸易一個朋友的聲音嗎?那他口中的阿易應該就是陸易了吧?可是他說陸易有心上人,怎麼回事?
  張言晏點點頭,「我也是聽韻秋說的,不過當時阿易也在場,而且他沒有否認。你也知道啦,以阿易的性格,如果不是事實,他肯定當時就開口解釋啦。」
  「那女人什麼來頭?居然能被眼高於頂的陸少看上?」
  「據說是阿易公司的財務部部長,新上任的女強人吧。」張言晏放鬆地靠在沙發椅背上,「我也沒看到過那女人,不過老實說我挺好奇的。」
  「我也是,要不找個機會,我們去阿易的公司走一趟?」
  「過一陣子吧,我這幾天忙併購案,實在是分身乏術了。」張言晏揉揉眉頭,「你吃完了沒?吃完了我們就閃人了,我時間寶貴著呢。」
  「行了,走吧。」
  莫小涵下意識地在兩人路過自己身邊的時候,將頭幾乎埋到桌子下面,等那兩人走遠了,她才抬起頭,看著那兩人的背影。其中一個,果然是陸易的一個朋友。只是陸易沒有給她介紹過,所以她不知道名字,不過另外一個她就不認識了。
  莫小涵不由得有點黯然,她連陸易有哪些好友都不知道,而且他們剛剛說的事情……
  她越想越坐不住,連飯都不吃了,直接就朝陸易的公司跑去。
  她事先沒有打電話給陸易,直到她到了陸易的公司樓下,她才撥通了陸易的手機號碼。
  接起手機,陸易有點驚訝,「小涵?」
  「阿易,我現在在你公司樓下。」莫小涵咬咬唇,猶豫開口,「你能下來一趟嗎?我有點事想問你。」
  陸易本是剛結束完會議,原本他是打算約言輕,也就是新上任的財務部部長一起共進午餐的,不過莫小涵突然來了,這個計劃估計只能推遲到下一次了。
  微微皺眉,陸易開口,「妳等我一下,我馬上下去。」說完,他掛了電話,直接就朝電梯走去,看都沒看身邊的言輕一眼。
  言輕看著陸易略微有點急促的步伐,很快地收回自己的視線,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。
  莫小涵等了五分鐘,就遠遠看到了陸易從公司大樓裡出來。她連忙跑過去,發現陸易的手上甚至還拿著一份文件,以為自己打擾了陸易,她有點愧疚地開口,「阿易,不好意思啊,打擾你了。」
  「沒事。」陸易直接進入正題,「妳找我有什麼事?」
  「那個……」莫小涵被陸易一提醒,又想起來剛才聽到的談話,期期艾艾地開口,「阿易,我聽人說,你好像有了喜歡的女孩子了?是你們公司的員工嗎?」
  陸易瞬間皺眉,「聽說?妳聽誰說的?」
  他話裡明顯的不耐煩有點刺傷了莫小涵,莫小涵低下頭,「沒什麼……就是無意間聽到的,我也不認識那人。」她沒有說謊,她是真的不認識啊,因為陸易從來沒有和她介紹過那些人。
  「別聽那些人瞎說,沒有的事。」陸易語氣淡淡地開口。
  「那阿易還是喜歡我的,對嗎?」莫小涵期待地看著陸易。
  陸易的視線落在莫小涵的臉上,她臉上眼裡那樣明顯的期待,讓他不由自主地開口,「當然。」
  「那我可以把我們的關係告訴爸爸、媽媽嗎?」莫小涵又問。
  陸易伸手,輕輕揉了揉莫小涵的腦袋,笑著開口,「傻小涵,妳不覺得現在這樣就很好了嗎?要是告訴了他們,他們肯定一天到晚都追著我們問我們的進展,妳受得了?」
  莫小涵其實覺得自己可以接受的,但是看著陸易的眼睛,她很識趣地搖頭了。
  「這就對了嘛,所以啊,我們現在這樣就是最好的狀態了啊。」陸易寵溺地笑著,「我們家小涵啊,只要好好地看著我就行了,別的事都交給我就好,知道嗎?」
  莫小涵信任地猛點頭,「嗯,我最相信阿易了。」
  她這樣毫無保留的相信讓陸易的心臟有點不舒服,但是這股不舒服太輕微了,而且在長年累月面對莫小涵的時光中,他已經習慣了每次對莫小涵說謊時,都會冒出的這樣突兀的情緒,所以他雲淡風輕地無視了它,將它深深掩埋在心底,不讓自己,也不讓莫小涵,發現一絲一毫。
  說到底,他對莫小涵,不過是一種需要。而這種需要,並沒有上升到必要的那個高度而已。
  「妳吃飯了嗎?」陸易換了話題,「我還沒有吃飯呢,陪我吃飯好不好?」
  莫小涵點點頭,肚子恰好發出咕咕聲。
  陸易低低地笑了一聲,看著莫小涵滿臉通紅地捶了自己一下。
  「走,帶妳去吃好吃的。」陸易攬著莫小涵的腰肢,兩人朝一家餐廳走去。
  莫小涵乖巧地待在陸易懷裡,任由他掌控自己前進的方向。

 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◎

  時間匆匆滑過,又是一個月過去。
  這天是陸易的生日,每年莫小涵都會親手為陸易做一個精緻的蛋糕,然後送上她精心準備好的禮物,兩人過一個甜甜蜜蜜的生日。不過陸易說今天公司正好有聚餐,他身為公司的領導者實在無法抽身,只能晚點再回來。
  莫小涵雖然有點失望,但是還是很快諒解了陸易。然後親自動手準備了一大桌子的菜。而蛋糕已經被她放在了冰箱裡,就等著陸易回家來吹蠟燭了。
  門鈴突然響起來,莫小涵連忙跑去開門。
  王丹沉著臉站在門外。
  「丹丹妳怎麼來了?」莫小涵身上還穿著粉紅兔的圍裙,連忙側身讓王丹進屋來。
  王丹進屋,一眼就看到了滿桌子的菜,「這是妳為陸易做的?」
  「對啊,今天是阿易的生日嘛。」莫小涵笑呵呵地說道:「不過阿易說公司有點事,所以要晚點回來。」
  王丹轉過頭,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著莫小涵,「小涵……」
  「怎麼啦?」莫小涵不解地問。
  王丹深呼吸一口氣,掏出手機,點開相簿,舉到莫小涵的眼前。莫小涵不解其意,視線隨意掃過手機,然後視線定格。
  照片裡,陸易和他的一群哥們坐在一起,臉上的笑容無比顯示了他興奮的情緒。他身邊坐了一名女子,畫著精緻的妝容,正言笑晏晏地看著陸易。
  「這是……」莫小涵眨眼,看著王丹。
  「妳這個傻瓜,妳別再等了。」王丹握著莫小涵纖弱的雙肩,堅定地看著莫小涵,「我今天和同事去酒吧聚餐,正好遇到陸易那個渣男。妳知道嗎?他根本就是騙了妳!我親耳聽到他說的,他公司根本沒有聚餐。」
  莫小涵愣愣地看著王丹,不說話。
  「妳知道這照片上的女人是誰嗎?」王丹的手指點在照片上那個女人身上,「她叫言輕,我不知道她的身分,但是我親耳聽到,陸易當著所有人的面說要追她,請她作好準備。」
  莫小涵搖頭,「不可能的,妳騙我。」
  「我騙妳做什麼?」王丹憤憤地看著莫小涵,「妳到底還要執迷不悟多久?陸易他根本就不愛妳啊,他就是把妳當一個保姆,一個不要錢的小姐,需要妳的時候妳就出現,不需要妳了就讓妳走開!」
  莫小涵捂著耳朵,不想聽王丹那傷人的話語。
  王丹看著莫小涵蹲下身子,將頭埋在雙腿間,她硬著心腸,質問莫小涵,「妳自己說,陸易有帶妳出去認識過他的朋友嗎?有讓妳融入過他的圈子嗎?有跟任何人包括妳,說過妳是他女朋友嗎?沒有吧。」
  王丹蹲下身子,抬起莫小涵的頭。莫小涵眼裡已經有大滴大滴的眼淚蓄著,王丹咬牙,「一個男人,如果連介紹自己的女人給自己的朋友都不願意,那不過只能證明,他對這個女人真是玩玩而已。妳看看妳身邊的人,比如許韻秋,他也是個花花公子吧?他換了那麼多女朋友,妳有聽到他和妳介紹過,他的女朋友姓什名誰嗎?」
  莫小涵恍然大悟。
  沒有,從來沒有。陸易從來不主動帶她去他的朋友圈子裡,偶爾就算她主動去找他,也總是很快被他找理由讓她先走。她到如今為止所認識的,也不過就是許韻秋一人。但是這都還是因為,許韻秋以前和她同一個學校,是她的學長。
  真相來得猝不及防,莫小涵卻還在垂死掙扎,「丹丹,除非我親眼看到,否則我不會相信的。」
  「有時候我真想剝開妳的腦子,看看妳到底是怎樣一種死心眼的生物。」王丹已經無力了。
  莫小涵笑著流淚,「沒辦法啊,喜歡太久了,就成了一種習慣了。不親眼看到,總是無法死心。」
  她莫小涵就真的那麼傻嗎?她就真的一點都感覺不到陸易的想法嗎?她和陸易從小相處到大,從她有記憶開始,她好像就喜歡陸易了,一直追隨著他的腳步,他的一舉一動,她都刻骨銘心。她怎麼可能一點都不知道?
  她只是太膽小了,沒有勇氣去問出真相。她只是因為一直沒有親眼看到,所以一直無法死心。她甘心讓自己成了一個保姆和小姐,而且還是免費的。再沒有女人比她更廉價了吧?莫小涵痛到極致,反而哭不出來了。她只是嘴上說著要親眼看到,但是其實心裡早已經相信了。
  照片上,陸易看著言輕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,那眼裡,有驚豔、有欣賞。而他,從沒這麼看過她。
  「小涵,我也是為妳好。」王丹有點無措,「妳別擔心,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,兩條腿的男人到處都是。我認識不少好男人,我都介紹給妳。」
  莫小涵苦笑,「丹丹,我想一個人待一會,可以嗎?」
  「可是……」
  「丹丹,求妳了。」莫小涵氣若游絲。
  王丹根本不放心莫小涵一個人,但是她知道,莫小涵這人,平日裡性格很好,跟綿羊似的,但是一旦執拗起來,根本不聽勸。
  「那、那我就先走了。但是妳有什麼事,一定要立刻打電話給我,我會馬上趕來的。」王丹不放心地說。
  「好。」莫小涵點點頭,直到身後傳來關門的聲音,她才直起身子。
  眼眶通紅,莫小涵覺得眼睛好乾澀啊,一滴淚都流不出來了。她平靜地將頭髮紮好,一盤一盤,將桌子上的菜餚全部倒進垃圾桶。想必這桌子菜也是白做了,陸易不會再有胃口吃了。
  收拾好後,莫小涵平靜地坐在沙發上,客廳沒有開燈,她打開了電視,任由喧鬧的八點檔溫暖這個冰冷的屋子。
  牆上時鐘的時針緩緩移動,莫小涵不知道自己究竟坐了多久,時間的流逝在她看來沒有任何意義。
  一直到接近半夜十二點,門鈴聲傳來。
  莫小涵緩緩起身,將大門打開。
  陸易的身上有酒味,還帶著一絲蘭蔻魅惑香水的味道。女士的香水味出現在陸易的身上,說明他曾經和那名女子至少貼身接觸過。
  指尖冰冷,莫小涵的臉上緩緩綻放笑容,聲音一如既往的甜美,「阿易你回來啦,怎麼這麼晚啊?」
  「有點事,員工鬧得太嗨,走不開。」陸易甩甩頭,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。
  莫小涵從鞋櫃裡取出陸易的拖鞋放在他面前,「阿易,你快點換鞋子,我要給你一個驚喜喔。」
  「哦,什麼驚喜?」陸易很配合地問。
  莫小涵轉身,拿起擺放在桌子正中央的一個絲絨盒子,走到陸易面前,臉上掛著期待的笑容,眼底卻是一片平靜。可惜陸易已經喝得有點多了,這樣細微的情緒變化,他哪裡感覺得到。
  「是領帶夾。」莫小涵將盒子打開,「阿易你看看你喜不喜歡?」
  她的視線下滑,正好落在陸易那條寶藍色的領帶上。真巧,那裡也別著一個領帶夾,而且莫小涵無比確定,之前陸易並沒有那個款式。
  想來這個領帶夾,說不定就是那位叫言輕的女子送的。真的是好迫不急待呀,剛收到禮物,就立刻戴上了呢。
  「嗯,喜歡。」陸易隨意看了一眼,就將絲絨盒子蓋上,伸手捧住莫小涵的臉,就想吻她。
  莫小涵下意識地別過頭。
  陸易愣了一下,睜開眼睛。
  「阿易,你看你喝了這麼多,先去洗個澡好不好?我們還要吃蛋糕呢。」莫小涵嘟嘴說道。
  陸易點點頭,笑著說:「好。」
  他邊走邊解開領帶,然後將莫小涵送的禮物隨手裝在自己的西裝口袋裡。
  莫小涵微笑著站在原地,目送陸易的背影。
  他不會知道,她為了準備這份禮物,受了多大的苦。領帶夾是她買跑遍了各大商場,才買到自己滿意的款式。然後特意找了個精通雕刻的師傅,請教了好久,讓勉強學會了刻兩人名字的縮寫。
  她是那樣珍重地準備著這份禮物,然後才發現,在禮物送出去之前,就已經一文不值了。再珍貴的東西,不是唯一,就成了廉價品。陸易的領帶上,已經有一個領帶夾,不再需要第二個了。
  蛋糕做得很精緻,可惜陸易晚餐聚會的時候喝了太多酒,實在吃不下這樣油膩的東西了。勉強吃了一口算是接受了莫小涵的心意,他就放下了叉子,再也無法下嚥。
  「阿易,生日快樂。」莫小涵微笑著。
  屋子裡的燈光全部都熄滅了,只有蛋糕上的蠟燭照著莫小涵的臉,讓她有一種異樣的脆弱。
  陸易突然有點心慌,想伸手碰碰莫小涵,感受一下她的存在。莫小涵卻已經先他一步起身,「阿易,我還要收拾一下屋子呢,你先睡吧。」
  不對勁,陸易使勁搖晃著腦袋,想讓自己清醒一點。莫小涵今天晚上很不對勁,是生氣了嗎?
  他也有點心虛,確實回來得有點晚了。那群人一鬧起來就沒個完,再加上他在那群人的起鬨下,脫口而出要追求言輕,讓那些人更是失了分寸,一個勁地鬧著,連他都有點招架不住了。也讓他忘了家裡還有個人,一直在等著他。
  莫小涵打開了客廳的燈,將桌子上的蛋糕收起來。
  陸易突然一把抱住莫小涵。
  「對不起。」他低低的嗓音充滿負罪感。
  莫小涵垂下眼瞼,對不起什麼呢?是對不起她,讓她等了這麼久?還是對不起她,欺騙了她?還是對不起她,他要追求他愛的女人了,所以要拋棄她了?
  「沒關係的阿易,我原諒你。」莫小涵輕聲安撫陸易,「只是今天實在是有點晚了,我明天還要上班,你早點休息好嗎?不然宿醉很難受的。」
  陸易想,也許只是自己想多了,莫小涵還是一如既往地關心他呢。於是他點點頭,率先回了房間,倒頭就睡。
  莫小涵將廚房裡的一切都收拾好,那蛋糕毫不留情地和之前那一桌子的菜都出現在垃圾桶裡。她木著臉,將垃圾收好,堆在大門口。
  房間裡的陸易已經熟睡。
  莫小涵輕手輕腳地從陸易的西裝外套口袋裡取出那個絲絨盒子,打開。這枚領帶夾實在是好看,只是既然陸易已經有了更喜歡的,那這枚領帶夾的存在的意義也就沒有了。
  於是她毫不猶豫地取出來,將領帶夾一起扔進了垃圾袋裡,隨手將盒子拋棄。然後在客廳的沙發上,坐了一夜。

Copyright 2010  喵喵屋工作室.藍襪子出版社 © 版權所有   彰化縣福興鄉鹿港郵局1-41號信箱
EMAIL:service@mmstory.com  TEL:886-4-7747612     FAX:886-4-7841366
技术支持:好格网络技术有限公司